快看小说网 > 玄幻魔法小说 > 全职相师 > 第165章 上下左右看
    丁凡摆摆手,现在的状态就很好了,再说他体内气息运行通畅,拔火罐多余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去服务你女朋友吗?”女技师又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!”

    于是,两名女技师同时站在吴亚环的身体两侧,去掉了上半身的宽肩带后,拿出了准备好的紫铜火罐。

    “肩膀和腰部都比较酸,重点处理下。”吴亚环闭着眼睛提醒。

    “是这几个位置吗?”女技师问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是干这行的,还分不出来哪里是肩膀,哪里是腰?”吴亚环的**病又犯了,女技师也是满脸委屈,束手无措。

    哎,真麻烦,每次都要凡哥亲自指点。

    “我来给你们技术指导。”

    丁凡拢着浴袍下了床,来到吴亚环身边,惹来一个白眼,这小子还真是执着,又来趁机占便宜。

    “记号笔有没有?”丁凡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女技师小跑着从橱柜里取来,又问:“先生,你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瞧好吧!”

    丁凡拿着记号笔,快速在吴亚环的后背上,标记了十几处穴位,说道:“就在这些地方下火罐吧!”

    女技师暗自称赞,果然是行家,穴位标注得非常准确,随后两人立刻开始给吴亚环拔火罐。

    很快,吴亚环的后背上,就是一片紫铜罐子,丁凡像是在练习打击乐,不停用指关节敲打,发出来一阵清脆的响声。

    女技师咯咯笑,认为丁凡小孩子脾气在捣乱,吴亚环也是无语。

    然而,很快吴亚环就觉得后背火热,渐渐地,就发现有气流在来回流转,冲击着每一寸肌肤,这种舒服的感觉,无法用语言来形容,恨不得时光永远停留在这一刻。

    吴亚环干脆闭上了眼睛,专注的享受着,而丁凡敲击出的响声,也仿佛有节奏一般,让人的大脑几乎失去了思考能力。

    终于,后背上的火罐全部撤掉,女技师惊呆在当场,居然,没留下青紫的痕迹!

    “扶我起来!”吴亚环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丁凡适时瞪大了眼睛,但讨厌的女技师,竟然先给吴亚环盖上了浴袍!

    离开贵妃洗浴中心,两人周身通泰,神清气爽,因为眼睛明亮,就连车窗外的夜色都变得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吴亚环一边开车,一边提议:“小凡,我们可以经常来这里放松下,感觉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必选项目,拔火罐。”丁凡坏笑,知道吴亚环喜欢这种感觉,甚至都不想放下。

    “对!”吴亚环大笑,继而转头道:“不如回头咱们也开个洗浴中心吧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多雇用一些女技师,自家的,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。”吴亚环笑。

    “小瞧阿凡哥了吧,我可是宁吃仙桃一口,不吃烂杏一筐。”丁凡傲气道。

    “真没看出来,瞧你那双贼眼,恨不得用眼神把人家给扒了。”

    “绝对是冤枉,我那是职业习惯,看相嘛。就说今晚的两个女技师吧,一个是在校大学生下海赚学费,另外一个是单亲妈妈,都是生活所迫。”丁凡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在你面前,每个人都像是光着,没什么**可言。”吴亚环不免心惊。

    “也不全是,我只看感兴趣的,芸芸众生,看不过来,也记不住。”丁凡道。

    一路说着话,回到了恒富大厦,已经是半夜时分,穆小雷的房间里没有亮光,已经躺下休息了。

    留下那幅扶摇大厦内容的油画,其余的,两人则搬回了办公室,吴亚环还不知道那幅包装完好油画的内容,就想要用刀子拆开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丁凡连忙制止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吴亚环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里面有少儿不宜的内容,看了容易失眠的。”丁凡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,林羽真是闲的,还画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,但我很想看,失眠对我来讲,是常态。”吴亚环的眼睛都亮了。

    “那也要我先看过之后。”丁凡固执地将画抢下来,拿到自己的房间里,并且从里面锁上了门,引来吴亚环的强烈抗议,吃独食者可耻!

    这幅油画长两米,宽一米,丁凡快速拆开,画上的内容,果然是金黄色的稻田,一直延续地平线,利用深浅不一的色差,营造出来立体效果,纵深感极强。

    仔细观察远处的山峦,毫无疑问,这处景观正是大溪村的稻田,所选的角度,正是昨天野外午餐的大杨树下。

    在油画的右下角,有几根树枝颇为不协调,丁凡仔细分析后,居然隐藏着三个字,木克土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丁凡琢磨了半分钟,也就明白了,木字和土字结合起来,就是杜字,不用怀疑,这幅画正来自杜老邪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个疯子不但是工艺大师,还是一名画家。

    可惜是个邪恶的全才。

    在林羽的画室里,丁凡就感到了这幅画透出的邪气,现在打开后,感觉更为清晰,不得不再次打开灵眼,却发现,邪气是从画布上透出来的。

    凑近了看,画布格外细腻,轻薄如纸,用手指触碰一下,弹性十足,显然用一种特殊的药水浸泡过,散发的邪气就来自这种药水,无色无味,却有干扰精神的作用。

    不过,要从一块画布去干扰别人,依然有很大的难度,一般人都不会受到影响。但却有一类人群排除在外,敏感体质!

    从杜老邪木屋工具箱拿来的物品中,就有放大镜,丁凡找出来,将画布放大后继续分析,当他看清画布上均匀的孔洞时,不禁一阵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!

    这张画布,居然是用人皮拼接而成的,难怪底色不多,画工上却能做到如此的细腻。

    可以断定,白亦菲就是受到了这幅画的干扰,才导致深度梦魇的发生。对,林羽说过,还有一幅人物画,被要走了,应该就是白亦菲的梦中情郎。

    总感觉,画面上的一些线条,类似于符文,值得深入研究,或许能找到破解深度梦魇的方法。

    丁凡远看、近看,弯腰看,躺着看,枕着胳膊侧身看,最后,干脆倒立,以奇怪的角度继续盯着看。

    突然,传来了开门声,不等丁凡翻身起来,吴亚环已经冲了进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