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看小说网 > 玄幻魔法小说 > 全职相师 > 第164章 看着顺眼才行
    “修正体型呗!”

    吴亚环琢磨了下,这才想明白,惊讶道:“小凡,你还会减肥?”

    “妙手神医,岂能是浪得虚名。”丁凡傲气道。

    “十个女人中,九个半都想减肥,咱们可以全面合作,共同发财。”吴亚环立刻发现了闪亮的商机。

    “姐,大多数的人都不需要减肥,我只给大胖子治疗,而且,还得是看着顺眼的。”丁凡不得不强调,他可不想沦落成一名美容医生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江月梅看着很顺眼?”吴亚环惊讶地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,看起来多稳当,地盘扎实,那澎湃汹涌的气场,真让人过目难忘。尤其是那双温暖多肉的大脚丫子踩在背上,啧啧,真有种飘然欲仙的感觉。”丁凡嘘呼道。

    “是踩断气升仙吧!哈哈哈!”

    吴亚环被逗得一阵大笑,差点没握住方向盘,在前方路口转弯后,一路直奔贵妃洗浴中心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段,是洗浴中心最热闹的时候,车来车走,人来人往,两人找到个明显位置停好车,随后跟着人流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洗浴中心大酬宾,七折优惠,大厅里不少人在等着,闹哄哄的,像是进了菜市场。

    丁凡带着吴亚环,昂首阔步走向前台,不客气地将一名高个子女人扒拉到一边,“美女,让让,让让,别挡住路。”

    “你谁啊!”女人顿时恼了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谁啊?”丁凡盯着女人上下打量,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要打架,有戏看了,众人的目光立刻被吸引了过来,心里却在替这个小伙子担忧,分明是初生牛犊,不知深浅,竟然敢在梅姐的地盘上找事儿,肯定会被打成死狗拖出去。

    然后,结果却出乎意料,只听女人呀的喊了一声,拍手开心道:“哎呀,是丁凡老弟,欢迎!”

    “哎呀,原来是梅姐,变化太大了,没看出来,非常抱歉。”丁凡嘘呼抱拳。

    吴亚环一阵捂嘴偷笑,丁凡太能搞怪了,明明早就看出来是江月梅,故意搞出这一出,而江月梅还非常受用,笑成了一朵花。

    “梅姐,我看人很多,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吧!”丁凡道。

    “我弟弟来了,必须安排,走,先去我的办公室。”江月梅发出了邀请,还不见外地搂着丁凡的肩头,看起来挺别扭的。

    来到二楼办公室,江月梅打量着吴亚环,不认识,当然,如果她知道这是吴家三小姐,肯定不会如此怠慢。

    “老弟,新女朋友?”江月梅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够漂亮吧!”丁凡傲气道。

    “上次那个也不差,你还真有两下子,老实说,多少女孩子上了你的当?”江月梅开玩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新新女朋友,也是最后一个,他再敢不老实,四处撩骚,宫刑伺候。”吴亚环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环姐,这也太狠了吧!”

    “还不够狠,再改造成女人。”

    江月梅也被逗得一阵大笑,丁凡两任女朋友都不是善茬,严重怀疑这小子有受虐癖,看着他笑道:“老弟,姐服了你,减肥的效果真好,最近的体重蹭蹭降。不光是你,很多老客户来了,都要认好半天。我人都站到跟前了,愣是没认出来!”

    “看得出来,梅姐也很有毅力,就快恢复到婀娜多姿了。”丁凡赞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体型好了,人也变得有精神。还有,女儿对我的态度大变,昨天开始喊妈了,还给我选了件裙子呢。”说起这些,江月梅的眼中,又出现了泪光。

    “慢慢来,她也需要适应。”丁凡劝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要谢谢老弟,对了,想要什么服务?”江月梅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女朋友想洗澡按摩外加拔火罐,彻底去一去火气。”丁凡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来安排,兄弟,这几天太忙了,等抽时间我请你,还有事情要拜托。”江月梅道。

    “梅姐说话好使,弟弟一定全力办好。”

    “跟老弟说话,就是敞亮,今天免单,别跟我讨价还价的。”江月梅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梅姐,整的我都不好意思再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再来,不赚弟弟钱,姐这里一样红红火火。”

    江月梅打了个电话,一名微胖的大堂女经理立刻跑了进来,毕恭毕敬地询问梅姐有什么安排。

    带贵客去预留的最高档包间,外加两名最好的技师,如果让贵客不满意,技师就可以卷铺盖回家了。

    跟着大堂经理,两人来到三楼尽头的包间里,进屋便是两张按摩床,丁凡郁闷地发现,竟然有两个洗澡间。

    胡思乱想没有用,丁凡进入了其中一个,脱了衣服,泡在冲浪浴缸里,闭着眼睛享受了半个小时,这才穿着浴袍出来。

    吴亚环已经趴在按摩床上,正在无聊地搬弄着手机,露出半截雪腻的香肩。

    “环姐,出水芙蓉,漂亮!”丁凡赞道。

    “想不想看?”吴亚环坏笑眨眨眼。

    “想!”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让我先深呼吸几次,就怕小心脏跳出来。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吴亚环掀开了浴袍,里面却穿着一套塑身连体内衣,跟着就发出了一阵放肆的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使诈,欺骗别人的感情。”丁凡表示强烈抗议。

    “看到这些也不错了。”吴亚环重新拢好浴袍,笑问:“上次带谁来这里了?”

    “没谁,蔡菜,唉,白跟她溜须了,油盐不进,工作上没一点照顾,照样扣我的工资奖金。”丁凡嘟囔着也趴下来,打开对面的电视,欣赏里面跳舞的热带美女们。

    “小凡,给你句忠告,有些女人是不能撩的。”吴亚环道。

    “嗯,蔡菜就是这样,动不动就翻脸。”丁凡随口答应。

    吴亚环说的显然不是这个意思,但见丁凡根本没听进去,也没再多说,微微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很快,两名穿着清凉的女技师进来了,非常恭敬地问了一声晚安,接着就开始了非常细致耐心的按摩。

    通体舒畅,丁凡认为,吴亚环的决定是英明的,在山上跑了一个晚上,就该彻底疏通筋骨,消除疲惫。

    按摩进行了半个小时,踩背免了,吴亚环不答应。

    丁凡身边的女技师问道:“先生,需要拔火罐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