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看小说网 > 历史军事小说 > 昭周 > 第十六章 讨康贼文!
    节度使啊!

    尽管林昭现在并不知道朔方军到底有多少人,但是听到林简说到“持节”二字的时候,他心就跟着抽了抽。

    持节二字用在其他地方,无非就是奉命牧民守土而已,但是放在灵州,放在朔方,就意味着这个康东平大将军,就是灵州节度使,朔方节度使!

    地方军政,俱在节度使一人,说他是小国王也毫不为过!

    武将本来就比文臣危险,轻易招惹不得,更不要说是这种级别的武将了!

    假使现在暗处有人时时刻刻盯着林宅,他们就一定会发现,从林昭进入林宅之后,林简便一次都没有出来过,那么即便林昭再如何不起眼,也一定会被这些暗处的人注意到!

    虽然不能确定这些朔方派来越州的人,会不会无聊到对自己下手,但是如果林昭事先知道了对方节度使的身份,不要说一百贯钱,就是二百贯钱三百贯钱,他也不会轻易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赵歇被他看的浑身都不舒服,皱眉道:“你担心什么,你是林家子,一查就可以查出来,林家每天进出那么多人,你根本不起眼,注意不到你身上去,康东平就算再如何残暴,也只是要对元达公一人下手,不可能对整个越州林氏下手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林昭,开口道:“这就是我为何来寻你的原因,找任何人去送信,都可能会害了他的性命,你去报信是最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林昭眉头微微舒展,但是脸色还是有些不好看,他咬牙切齿道:“不管怎么说,这一趟风险太大了,一百贯不够!”

    赵歇先从怀里取出另一块金子,结清了给林昭的尾款,然后苦笑道:“我也没钱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介江湖中人,根本不可能带太多钱在身上,随身能够拿出一百贯钱,已经十分难得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林昭的脸色,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我那把刀价值不菲,你非要要钱,就把它拿去当了就是,但是当票须得给我,我还得把它赎回来。”

    江湖中人一般都很看重自家兵器,赵歇能够说出这句话,已经非常难得,林昭撇了撇嘴,从袖子里取出林简给他的那张白纸,摊开放在赵歇面前,开口道:“这是元达公让我转交给你的银钱,给你治伤以及安葬兄弟所用,一共是二百四十三贯钱,等你伤好了,去钱庄里提出来。”

    林昭闷哼道:“本来应当分我一半的,但是你们赵家寨死了人,我不好意思多要,这些钱你拿二百贯,剩下的零头给我就是。”

    赵歇看着面前的钱票,微微有些动容,他摇头叹息:“时隔多年,元达公一如当年一般,谦谦君子。”

    林昭脸色仍旧不太好看,不过他还是站了起来,往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七叔说,本来他应该过来看你的,但是怕给我们两人招祸,因此让我代他向你作揖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整理了一番身上的衣裳,对着躺在床上的赵歇深深一揖。

    “越州林氏,感念赵家寨恩义。”

    赵歇神色大变,不顾身上的伤口,就要挣扎着起身,连连摆手:“元达公是赵家寨的大恩人,这如何当得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时代很重礼仪,林昭与林简是叔侄关系,他代替林简作揖,就如同林元达亲自到场作揖一样,没有什么分别,赵歇当然不肯受这个礼数。

    他着急之下,险些跌下了床,又扯动了身上的伤口,额头立刻见汗,背上伤口也沁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林昭无奈摇头,上前搀扶住赵歇,开口道:“没有什么当不得的,人命关天,你们家为七叔死了人,他给你们磕头都不为过,自然受得他这一揖。”

    赵歇勉强坐回了床上,因为疼痛,额头上已经满是汗水:“当年若非元达公,赵家寨上下两千多人,恐怕都已经人头落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码归一码。”

    林昭把他扶回了床上,然后把药罐里煎着的药倒了出来,放在了赵歇身边,开口道:“七叔让你在我这里好好养伤,但是提前说好,你伤好了之后立刻从我这里离开,我不想跟江湖中人沾染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林昭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每天的花销,我都会记下来,然后从这笔钱里抵扣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,小小年纪,怎么会如此市侩?”

    赵歇摇了摇头:“你与元达公,一点也不像。”

    林昭此时,的确很需要钱,他需要尽快积攒起自己的原始资本,让自己与母亲两个人先过上好日子,但是有钱只是第一步,第二步就是要用这些资本,抬升自己的社会地位,不然就算再有钱,也要被“嫡母”二字,压上一辈子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他儿子,怎么会跟他相像。”

    林昭懒得与赵歇说话,简单收拾了一番家里之后,便锁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他从一早上起床开始忙碌,到现在水米未进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天的忙碌不是没有收获,连带着赵歇还有林简两个人给他的散碎金子,他今天一天时间,净入一百一十贯钱左右,算上赵歇欠他的四十三贯,一共是一百五十三贯钱。

    这笔钱,对于当下的林昭来说,简直是太关键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,林昭除了给赵歇采买药材食物之外,仍旧照常去三元书铺上班,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毕竟对于林昭来说,一百贯钱只是最基本的本钱,真正要赚大钱,还是得先弄出活字印刷,因此三元书铺的工作,暂时是不能丢的。

    重新上班的第三天,林昭正在柜台上打着算盘,计算着上个月书铺的收入,这是谢三元交给他的任务之一。

    因为用毛笔一点一点算太过麻烦,林昭干脆列了个表,正拿着一杆细毛笔,趴在柜台盘算。

    突然,一个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店家,我要订一套雕版。”

    林昭闻言,立刻抬起头来,就看到一个只有十五岁左右的少年人,手里拿着两三页纸,站在三元书铺的门口。

    订雕版可是一桩大生意,本来正躺在门口闭目养神的谢三元,立刻睁开眼睛,满脸笑容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老板上了,林昭也就装作没有看到,继续低头算账,过了好一会儿之后,门口的客人扔给了谢老板五贯钱的定金,把几章白纸留了下来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已经是下午,现送到印刷作坊肯定也来不及了,谢三元就把这三张纸放在林昭面前,开口道:“先收起来,明天一早送到印刷作坊那里去刻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家啊,两三张纸就要制一套雕版。”

    林昭一边说话,一边伸手接过这几张白纸,下意识的扫了一眼纸上的内容。

    只一眼,他立刻就呆住了。

    最上面的一张纸上的题目,赫然写着几个俊逸潇洒的大字。

    “讨康贼文!”

    林昭顿时汗毛炸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