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看小说网 > 历史军事小说 > 极品佞臣 > 第六十六章 公主心态崩了
    “父皇,你看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春和殿内,怀善公主气咻咻地说道,她刚从避暑宫惹了一肚子气,现在脸上眉毛还拧着呢。

    更元帝拿过奏章一看,笑吟吟地说道:“这又是哪个官员写的,他们只知道陈寿是农家子弟,哪里知道陈寿是梦中悟道。有非常之人,才能成非常之事,自古以来的奇人异士,都不是循规蹈矩的,在道观苦修一辈子的大有人在,你见过几人成仙?”

    “陈寿是有大机缘的,是上天给朕的恩赐,你不要听信外面的风言风语。你上前看,父皇的气色是不是比以前好多了。这几天朕觉得又恢复了几许年轻时候的气概呢。”

    怀善公主一脸不服,父皇这是怎么了,为什么就那么信任那个陈寿。

    难道他给父皇施了什么妖术?

    “父皇,您别被陈寿给骗了,女儿刚刚还见过他,那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。女儿让他来父皇面前对峙,他也托口给父皇炼丹,根本不敢来。哼,若不是心虚,为什么不敢和我在父皇面前对峙。”

    更元帝神色一紧,斥责道:“九转金丹是大事,耽搁了一个月就荒废一个周天,你怎么这么不懂事!”

    “父皇我!”

    “退下。”

    怀善杏眼圆瞪,泪珠绕着眼眶打转,一跺脚使性子离开了春和殿。

    “死骗子,我一定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更元帝脸色十分不好,心中很是后怕,幸亏陈寿意志坚定,没有被公主吓住,耽误了炼丹大计。

    他心中又怕又庆幸,轻轻招手,老太监王年马上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传旨,重赏陈寿,罚怀善半个月不许出门。”

    ----

    此时的陈寿,还在避暑宫内,每日和一群道士混在一块,说话也不自觉带几个道门术语,很能唬一些门外汉,

    延庆观找了一些武艺高强之辈,暗中保护着他,陈寿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宫内侍卫们,凑钱请他吃了一顿,陈寿吃饱之后,醉醺醺回到房中。

    绿儿赶紧上前,为他更衣,又打了一盆热水,伺候他洗脚。

    陈寿看着绿儿,笑着说道:“辛苦你啦,这道观眼看要建成了,是时候和陛下请示,下山去住了。到时候买几个丫鬟,你就不用什么事都亲自下手了。”

    绿儿不住地把热水洒在他的脚上,抬起头来,用手背擦了擦汗,“终于要下山了,公子总和那群道士厮混,绿儿还以为你要看破红尘出家了呢。绿儿来的时候,夫人就是这么交待的,让我多买几个伶俐的丫鬟,懂事的婆子。”

    “看破红尘?”陈寿大喇喇往床上一趟,伸着脚享受,“我还没进红尘呢,就是看透了,也不舍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屈膝弯腰给自己洗脚的绿儿,翘着十分拱耸的小臀,他促狭地伸脚去碰,软软的十分q弹。

    绿儿没好气地拍了一掌不安分的脚面,“别乱动。”

    陈寿腾地一下弹了起来,将她拽到怀里就要亲嘴。绿儿扭扭捏捏,半推半就,眼看就要大干一场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外面一个道士,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,在院子里大喊:“小陈都尉,你快跑吧,怀善公主拿着一根棍子冲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额她不是被禁足了么?”

    道士苦笑道:“她可是公主,还是陛下最疼爱的公主,拿着棍子往外闯,谁敢拦啊。”

    “太不像话了!”陈寿一巴掌拍在绿儿大腿上,起身随便一擦传好了靴子。

    绿儿满脸担忧,看他这架势,八成是要出去和公主正面交锋,小丫鬟忠心护主,赶紧劝道:“公子,你要作甚,那毕竟是天潢贵胄,金枝玉叶,你可不能冲动啊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还没落,陈寿已经跑到窗户边,纵身一跃手撑着窗台,眼瞅着就要跳窗而出。

    “她来了,就说我不在,就说我去皇宫了。”

    绿儿憨憨地看着跳窗而出的陈寿,不一会俏脸一红,啐了一口,“真是胆小如鼠,害人家白担心了,就不该为这个坏东西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陈寿呢?死骗子,给我滚出来!”

    绿儿躲在一脚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怀善公主手持一根盘龙棍,也不知道从府上哪个护院那里抢来的,比她个头还高。

    一手掐腰,一手握着棍子,气喘吁吁,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骗子呢!”

    周围紧跟着来的侍卫和道士,全都不敢上前,只在一旁苦口婆心地劝说。

    怀善越发的烦躁,挥着棍子,把院子里的花花草草,打的满地凋零,撒泼似得大闹一场,留下一句狠话,这才下山回府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汴梁大街上,人来人往,摩肩接踵。

    突然一队骑士破开人群,往城西赶去。

    城西是豪门大户的聚集区,许多朝廷显贵的宅子都在此处。

    为首的都是御马监的天子亲卫,这些人是皇帝最信任的军队,负责的是保护皇帝个人的安全。

    一行人在汴梁百姓地指指点点中,来到驸马都尉的门口,守门的门子露头问道:“各位军爷?此乃驸马府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守得就是驸马府,速速去请公主和驸马出来,迎接圣旨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,驸马都尉王朝隆,扶着怀善公主出来。

    “公主驸马请了,下官奉命传陛下口谕,怀善公主刁蛮任性,不识大体,驸马都尉,不知劝诫,毫无作为,深失朕望。自今日起,停驸马府三年俸禄,禁足三个月,由御马监侍卫监行。”

    夫妻俩对视一眼,含恨领了圣旨。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找父皇!”

    御马监是苗德的地盘,这个小官也是苗德的心腹,闻言正色道:“陛下之言,即是圣旨,谁敢放公主出去,乱棍打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怀善气的牙根发抖,泪珠扑簌簌地落,被驸马拉着,回了内院。

    经此一事,陈寿乘机上奏,请求组建一支百十人的护卫道军,保护为陛下炼丹的大计。

    更元帝欣然应允,赐下印玺仪仗,钦赐名字为‘金羽士’,着兵部发军服武器,从内务府支取军费。

    陈寿纠集了一群道士和北司被姚保保排挤的番子精锐,在汴梁开府建衙,迈出了走向朝堂的第一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