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看小说网 > 武侠修真小说 > 蓁蓁美人心 >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失而复得
    孤月高悬,秦晞踏雪款行,停在寂静山坳间。

    他慢慢脱下左手的玄豹皮手套,风雷魔气不再是狐狸形状,狰狞而混沌,仿佛狂狼拍岸,试图挣脱桎梏。

    他没有阻止,任由它放肆地呼啸而出,纠缠了蒿里阴寒之意的风雷魔气霎时间铺天盖地。

    秦晞静静看着魔气深处那道乌云般的身影,黑雾覆面,背负血枷锁,他丢失的短刀悬在上面,刺入后背,直指心脏。

    夜夜梦非梦,原来是他。

    他迈开脚步朝另一个自己走去,另一个他也在朝他走来。

    秦晞看见了,那座美丽如画的小山谷,令狐蓁蓁面覆黑雾,只有鼻尖与嘴唇露在外面,眼泪悬于唇角。

    他不让她看,不让她说,眼睁睁看着龙群飞刃穿过她的心口。

    一切是他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黑雾如高浪,倾泻着砸向他,丢失的另一半神魂,丢失的所有记忆,半年来他所有的漂泊与寻找,顷刻间回归身体。

    原来他丢失了这么多东西。

    师尊的告诫犹在耳畔:小九,情可以谈,却不能疯魔。

    倘若他与令狐蓁蓁注定是孽缘,疯魔又如何?

    令狐蓁蓁夺得盘神丝时,本就是重伤濒死之身,盘神丝离体的瞬间,加上神物索取的代价,几乎当场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她还是许了愿,用最深刻美好的记忆,换取他同样忘记她,以免他痛苦。

    像她说的,两不相欠,从此再无瓜葛,忘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他不会让她遂愿。

    若一切终究是孽缘,他也要扳回善缘,义无反顾,决不妥协。

    秦元曦注定要与令狐蓁蓁死生纠缠,偏执也罢,疯魔也罢,他绝不会放过她,也绝不会放过自己。他们会永远在一起,永远不分开。只有她,他从未做过他想。

    执念不灭,白日成魔。

    想让他忘记,他便借着风雷魔气将神魂一分为二,把记忆给另一半。

    想尘归尘土归土两不相欠,他便将盘神丝锁在另一半神魂上维持不散,上天入地,也要寻到她重来一遍。

    秦晞看见自己在茫茫蒿里寻找着她那一点点魂魄声音,那里太安静,是死寂之地;也太吵闹,神魂的低语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他看不见,没有声音,日日承受穿心的痛楚,以此为代价找了很久很久,终于听见那一线清澈的声音,她在唤他:秦元曦。

    一刹那,星河倒倾,日月齐辉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旱魃的第二次来袭让整个小村落彻底乱套,令狐蓁蓁高烧昏睡中,也觉外面吵闹声不绝。

    脑壳要炸了。

    她痛苦地翻身捂耳朵,手腕上有个冰冷的玉器轻轻拍在唇边,她撑开烧得巨痛的眼睛,才发现那是一枚翠绿的小玉环,上面有数道焦黑刻痕,远比看上去要重许多。

    又是一件觉得眼熟却怎样也想不起的东西。

    令狐蓁蓁把脑袋埋进被子里,不知过了多久,喧嚣声散去,水墨色泽般的晨曦光影映在窗楹,影影绰绰,她又望见床边站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像是被乌云揉在一块儿,又是那只旱魃。

    她竭力挣扎想起身,可这次并没有什么刺骨寒意袭来,他只是缓缓俯在床边,隔着黑雾凝视她。巨大的枷锁如锈如血,她终于看清上面的刀刃,黑玉柄,明珠点缀其上,一面巽卦,一面震卦。

    似乎在哪里见过这柄短刀,甚至很熟悉,用过很久,可她想不起。

    迷离间,又觉他朝自己伸出手,似是想触碰她。

    令狐蓁蓁动也动不了,只能有气无力地呓语:“我不认识你,没欠你什么……为什么总……总找我……”

    指尖触到她面颊,是温暖的。

    乌云般的黑雾消失,枷锁化为青烟,短刀叮当一声掉在地上,覆面黑雾散去,露出秦元曦的脸。

    他像是吃了很多苦,几乎面无人色,可那双眼睛里的火焰,比任何时候都璀璨而绚烂。

    熟悉的温文尔雅的声音,在微微发抖:“当然是因为我欠了你。”

    令狐蓁蓁烧得通红的双眼迷惘地看着他,渐觉眼前金星乱蹦,朦朦胧胧听见他说话:“小师姐,睡一会儿吧,起来就都好了。”

    怎么叫她小师姐?

    她无能为力地沉入熟睡,再想不起其他。

    好像有个人一直在与她缓缓诉说什么,声音很轻,很软,喃喃细语一般:“我终于找到你,把你带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谁?她被谁带回?

    令狐蓁蓁觉着自己像是泡在温暖的水里,折磨她的高烧已退,但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都像一把沙子,凑不起来,既不听使唤也没有力气。

    热气氤氲,晒干花草般暖洋洋的香气仿佛藏在每一滴水汽里,落在她眉间鼻端。

    湿透的薄衣紧紧贴在身上,有人在后面抱着她,令狐蓁蓁微微动了动,像是发现她醒了,他的手掌便顺着她的肚皮上下呲溜,秦元曦的声音在耳畔异常清晰:“我刚才真听见你肚子里叫了一声,特别响。”

    散漫的意识终于回归身体,她茫然四顾,这里不知何处汤池,水色乳白,岸边积雪皑皑,生满红色莹润果子的冬青长歪在池边。

    以上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她在汤池里,只着一件湿透的薄衣。秦元曦也在汤池里,还在后面抱着她,手掌还顺着她肚皮继续呲溜。

    令狐蓁蓁几乎是蹦着转身,不防肩膀被他握住,他善意提醒:“小师姐别转身,衣服湿透不雅观,师弟不能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震撼太过,她舌头难得打结,“你居然……你怎么能、能……就是在大荒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小师姐出了太多汗,眼看高烧退了,再着凉也不好,师弟这才冒昧举止。你看,穿着中衣,我只帮你洗了头发而已,什么都没看。”

    令狐蓁蓁皱起眉头:“我不是你小师姐。”

    他浑不在意:“虽然我是三脉修士,但一脉小师姐就是大家的小师姐。”

    他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难缠?

    令狐蓁蓁竭力回想眼下这荒唐一幕的缘故,却只记得做了个噩梦,旱魃蹲在床边还和她说话,她被吓晕了。

    飞鸟扑簌簌钻出树丛,晃落大片积雪,秦晞抬手替她挡去,左臂上漆黑的风雷魔气如狂狼卷雪般激荡飞旋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是狐狸了?”她下意识问。

    他把手掌摊开在她面前:“你喜欢狐狸,它就是狐狸。”

    掌心一只漆黑的小狐狸,摇头摆尾,欢快蹦跶。

    令狐蓁蓁愣了半日,终于冷静下来:“我要出去,你先避让。”

    秦晞立即放开她:“好,小师姐稍等。”

    水声荡漾,他上岸后不久便是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,旋即踏雪声响起,他说道:“我在树后等小师姐。”

    令狐蓁蓁猛然转头,见他鸦青身影渐行渐远,这才忙不迭地四处找衣服,还好都在岸边放着。

    秦元曦在发疯,竟然和她一起下汤池!这金主要不得了,只能忍痛割黄金。

    她飞快穿好衣服,忽觉脖子上多了个东西,正是那枚翠绿小玉环,她想起秦元曦发辫上也挂玉环,多半是他的。

    她正欲扯下,便听秦晞的声音在远处响起:“小师姐,别扔上清环。”

    令狐蓁蓁骇然:“你偷看?”

    “师弟并没有。”他好似有些委屈,“但你要扔上清环,我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她停了片刻,低声问他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他反而诧异:“让你带我游历大荒风土人情,一开始不就这么说?”

    “那这个玉环是?”

    “师弟不认路,又不能时时刻刻跟着小师姐,上清环是做个记号,万一迷路或者遇事,我能找着你。”

    令狐蓁蓁斟酌道:“如果我不想再带路,钱退给你行吗?就是那个民居的租金我实在没……”

    秦晞缓缓道:“钱不够可以再加,我说过,我有十足诚意。今日之事是师弟冒犯,但事出有因,还望小师姐体谅,师弟定然绝不再犯。”

    还能再加的?

    令狐蓁蓁试探道:“再加一倍?”

    “十倍也可以。交易是双方的事,师弟已摆出自己的诚意,小师姐自行斟酌。”

    轻快踏雪声渐行渐近,秦晞回过身,头发湿漉漉的小狐狸已朝自己奔来,两眼泛着黄金的光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她向来利落干脆,登时全无芥蒂,“先回村落,等我能运转周天了,就出发去东之荒。”

    见他不说话只是静静看着自己,令狐蓁蓁奇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不会是要反悔吧?

    秦晞返身下山,轻道:“师弟今日才知,失而复得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没有回答,令狐蓁蓁抬头望向他,或许是雪光,或许是天光,他眼底有恍如泪光的色泽一闪而过,转瞬即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