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看小说网 > 玄幻魔法小说 > 全职相师 > 第190章 谁派你来的
    花疏影像是得到了心仪的猎物,上下打量着,接着就坐在丁凡的身边,拉起他的手,对着手机摆出个剪刀手。

    丁凡非常配合,只是两根手指没伸直,有点像是武林招式中的二龙戏珠。

    随后,花疏影毫无羞涩地解开丁凡的西装,又扯下领带,将衬衫的纽扣一颗颗解开。

    丁凡倒在长椅上,还在傻笑着,花疏影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,也解开两颗旗袍纽扣,露出大片雪白,面对面地俯身上去。

    要不要去吻这个男人,花疏影还在犹豫,挺干净的小伙子,不算很恶心吧!突然,她看见丁凡笑了,不是之前的傻笑,而是不屑的嘲讽。

    呀的一声!花疏影腾地站起来,第一时间就去抢手机。

    哪里有丁凡的速度快,花疏影抢到的只有手机支架,抢到手机的丁凡,哈哈一笑,停止了录像模式,接着就调出视频,饶有兴致地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唉,剪刀手没拍好,手指都没伸直,表情也不到位,有点傻。角度也不好,只拍到上半身,还是个侧面,看得一点都不过瘾,你这是什么狗屁摄影水平啊?”丁凡恼火道。

    花疏影疯了一般的过来抢夺,丁凡轻松地翻过桌子,坐在另一侧,翘起二郎腿,继续点评,“花姐,你也太差劲了,反正都不要脸了,该多露一些,这么趴下去什么都看不见,对不起观众啊!”

    “丁凡,你一直在骗我!”花疏影握拳大吼。

    “哦,是迷烟对我无效,我可是憋气的高手,躺在水底下都能睡一觉。”丁凡嘘呼。

    “把手机给我!”

    “我先把视频传过来就还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视频!”

    “拍这么烂,丢的还不是花姐的脸,也影响我伟岸光辉的形象,还是别留着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丁凡将手机狠狠摔在桌子上,顷刻间四分五裂,实木的桌子上,竟然出现了一道清晰的裂纹,足见力度之大。

    茶杯、茶具都全部飞起,令人称奇的是,落回来之后,茶水竟然都不曾溢出一滴!

    扒拉下碎片,丁凡找到了小小的存储卡,放在嘴里嚼了几下,噗的一口,吐到了窗外。

    花疏影愣愣地看着一切,突然起身就要往外跑,却觉得旗袍后摆被人拉住,倒退着摔倒在长椅上,呈现仰面朝天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是你把亲哥哥推到了池塘里,对不对?”丁凡一边逼问,手指看似无意在长椅上敲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你见死不救!”丁凡问完,再敲两下。

    “没有!没有!”花疏影大吼,“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,他是为了救我才死的!”

    “你上岸后,还能看到他在水里挣扎!”

    “他已经不见了,不见了!”花疏影崩溃大喊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是真的,故意这么说,很受刺激吧!”丁凡冷冷一笑,又问道:“谁安排你算计小爷的?目的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我?

    被丁凡问了一连串问题,花疏影有点懵,愣了会儿,还是嘴硬道,“没人安排,我只是想得到你。”

    神情已经出卖了一切!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丁凡猛然抓住了花疏影的脚踝抬起,稍一用力,花疏影立刻发出惨叫声,光洁的额头上,立刻布满了细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小瞧了花疏影的忍耐力,疼得面目狰狞,依然紧要牙关,不肯屈服。

    “行啊,那就打爆你的胸,再撕烂你的嘴。”丁凡狠声威胁。

    不好意思,这还是跟吴亚环学的,好像女人都怕。

    “你再动粗,我就喊人了。”疼痛稍减,花疏影就开始反过来威胁。

    “嗯,尽情喊吧,下面有我带来的几十名保镖,不如让他们来陪你玩个透,你捡便宜了,一定能开心的不要不要的。”

    丁凡大言不惭地吹嘘,至于吴亚环派了多少人跟踪,他也不清楚,一个、两个,最多也就三四个吧!

    花疏影明显是怕了,恳求着商议道:“丁凡,你放开我,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你这么迷人,我都不忍心动手,何必非要逼着我伤害你呢?”丁凡无辜一笑,这才放开花疏影的脚踝,重新系好衬衫扣子,套上领带和西装。

    花疏影低头去看脚踝,却惊讶无比,丁凡刚才的手劲那么大,竟然连一点点淤血的痕迹都没有。

    花疏影本打算以此为证据去报案,控诉丁凡对她用强,现在看来,根本就是行不通的。

    丁凡懒洋洋地坐在对面,看着花疏影扣好旗袍纽扣,这才问道:“花花啊,说吧,是哪个烂人安排你来算计我的?”

    花花?!

    花疏影顿时有种吐血的冲动,这么称呼她的人,屈指都得数!这小子说话还真是够随便!

    “是,是富少爷!”花疏影犹豫道。

    “哦,他是怎么打算的?”丁凡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拍下我们的那种视频,然后搞臭你。”花疏影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搞,你岂不是也声名狼藉了?”

    “我无所谓了,反正名声也不怎么好。”花疏影耸耸肩,破罐子破摔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付出这么多,你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他答应事成之后,给我一千万,然后,我就把茶楼卖了,换个城市去生活。”花疏影努力保持优雅的平静状态。

    唉!丁凡长长叹了口气,问道:“我该怎么处理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错了,不该贪财,我,可以给你一笔补偿,放了我吧!”花疏影商议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理解有问题,我想说,你对我撒谎,我到底该怎么折磨你,才能说真话?跟你说话太尼玛费劲,不如还是打爆胸,撕烂嘴吧!”丁凡惋惜的神色,说着就开始撸袖子。

    “我没撒谎,就是富东阳指使的。”花疏影有些惊慌,她是真怕了,单单是捏脚腕,已经痛得她几乎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“你当我是三岁孩子,随便糊弄吗?富东阳花费千万让我爽一次,只为搞到一个没什么营养的视频?别忘了,我还没有女朋友,即便寻花问柳也没什么,最多被人骂饥不择食,连个老女人都不放过!”丁凡拍了下桌子,上面的裂纹更大,看起来真生气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