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看小说网 > 玄幻魔法小说 > 全职相师 > 第180章 错觉和感觉
    线索断得非常彻底,甚至连魂儿都找不到,丁凡道:“姐,我很想知道,他后背上的奇怪纹路,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有照片,不过很恶心。”提到这人,桂清月的秀眉一直皱着。

    “反正也快吃饱了,发过来我瞧瞧。”丁凡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说实话,姐还是很担心,如果这个组织还在,指不定哪天,又来找姐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桂清月说着,将一张照片发给丁凡,点开后,是一张尸体的背部照片,密密麻麻的黑色纹路,像是从皮肤内透出来的。

    稍稍分析后,丁凡得出结论,这是险恶无比的阴雷符,能招来阴雷攻击,大和尚的魂魄已经被阴雷无声地给击散了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刻骨的仇恨,那就是防止秘密被泄露,没错,鬼魂也能泄露秘密。

    “弟,看出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此人已经魂飞魄散了。”丁凡摊手道。

    “做鬼都不行?”桂清月从字面上理解。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哼,他把我害惨了,自食恶果。”江舟骂道。

    “江舟,你是书生,看问题太简单了,有人抢在我们前面下手,说明很清楚我们的一举一动,这才是最可怕的。”桂清月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反正,我不会再上当了。以后,只是单位家庭两点一线,也只相信丁凡兄弟一人。”江舟说话还是书生气。

    “姐夫,最近少接触陌生人,这些人往往都有强烈的执念,未必肯轻易这么算了。”丁凡善意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瞧瞧,还是小凡思考得周全,我也认为,他们还会有动作,最终的目标是妙和集团以及桂家的产业。”桂清月道。

    “我保证,除了上下班,不参与任何酒局,也不出席任何活动。”

    这是江舟能想到的防范方法,如今,他已经将生命看得很重,还期待着一对儿女承欢膝下。

    “但凡感到一点异常,立刻联系我。”丁凡正色道。

    江舟非常配合,立刻跟丁凡交换了联系方式,并且添加了微信。

    “弟,真的非常感谢。”桂清月感动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我姐弟关系,当然要竭尽全力。”丁凡笑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是我弟,姐就要多说你几句,不许生气。”桂清月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生气,姐尽管教训就是。”丁凡心中暗惊,桂清月肯定发觉了什么,这是叫他过来的另一个目的。

    “姐知道你住在恒富大厦,跟吴家三小姐走动非常近。弟,吴家的背景很复杂,而且跟边家的关系,快到了势如水火的地步,在姐看来,这对你没什么好处。”桂清月直接点破了。

    “我住在恒富大厦,也是为了自保。”丁凡也没隐瞒。

    “麻三那个大流氓盯上了你,非常危险,实话说,姐不怕他,但也不想跟他正面冲突,毕竟他们在暗处,最擅长捣乱。”

    桂清月的言外之意,她很想给丁凡提供保护,但能做得也非常有限,四大家族中,桂家属于中立派,倾向于那一边,都会给自身竖起一个巨大的障碍。

    “姐的好意弟弟心领了,暂时没有太好的办法,先保证能睡个安稳觉吧!而且,我也不想离开京阳,未免太窝囊了。”丁凡道。

    “言尽于此,弟,千万注意安全,如果实在搞不定,就告诉姐,我会亲自出面的。”桂清月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姐!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还跟吴亚环开了个公司,准备做点什么?”桂清月还真是消息灵通,连这件事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公司是吴亚环决定成立的,丁凡完全是被动接受,也没打算做什么,按照吴亚环的说法,如果有大额资金,可以走公司的账户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想从事第二产业,比如,倒弄个玉石什么的。”丁凡随口编了个理由。

    “我赞成!比当保镖强。”桂清月点头,又说:“小凡,改天到明月大厦找我,姐也收藏了一些玉石,你可以拿去试着操作下,赔了赚了都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争取让姐姐发财。”丁凡应付道。

    桂清月只是一笑,相比妙和集团而言,倒弄玉石的微薄收入,不值一提,但她却是真心想要扶持丁凡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到了九点多,桂清月这才安排将游船重新开回岸边,又派出一辆车,跟在丁凡的宝马车后面,一路将他安全地送回恒富大厦。

    吴亚环已经来了,看见丁凡进来,带着些阴阳怪气地问道:“厉害啊,竟然跟桂清月一起在湖上用晚餐。”

    丁凡无语,真佩服这些家族的眼线,干点什么都瞒不过,但不管怎么说,桂清月的秘密决不能泄露,否则,必然是打翻友谊小船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我跟清月姐一见如故,特别投脾气,她想我了,一起吃个饭,而已。”丁凡刻意强调后两个字,而已,只是而已。

    “桂清月的眼皮子多高,会瞧上一名保镖?”吴亚环当然不信。

    “吴家三小姐的眼皮子更高,还不是跟个小保镖,那个,一起,玩乐!”丁凡一时没想到恰当的好词。

    “直接说厮混不就得了。”吴亚环鄙夷道。

    “环姐,你今天的情绪不对头,清月姐可是有家室的,对感情忠贞,今天她还带着老公去的,用不着怀疑嫉妒吧!”丁凡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嫉妒她?哈哈,一个老女人而已,但我讨厌她多管闲事。”吴亚环哈哈一笑,却是一脸戾气,笑得很假。

    “跟我说说,到底怎么了?”丁凡殷勤地替吴亚环点起一支烟。

    询问了好半天,又是哄,又是劝,吴亚环这才不情愿地说出心情郁闷的原因,桂清月仗着跟父亲的关系不错,刚才居然给她打了个电话!

    提炼下通话内容的中心思想,桂清月一是强调自己跟丁凡是姐弟关系,弟弟年纪太小,还未定性,而且未来发展不可知;二是门不当户不对,保持些距离最好。

    吴亚环突然有一种邂逅多事大姑姐的错觉,聪明如她,明显能感觉到,桂清月在暗示,她根本配不上丁凡。

    当然,错觉和感觉她是不会告诉丁凡的,那将会颜面尽失。

    “这事我得向着环姐说话,清月姐明显想多了,我们之间的关系,那可是清如水明如镜,纯纯的友谊。”丁凡道。

    “纯个屁,还不是一起搂着睡了。”吴亚环爆了句粗口。

    “嘿嘿,形势所迫,情非得已嘛!我可是柳下惠转世,好吧,其实是有贼心,没贼胆。”丁凡道。

    吴亚环到底被逗笑了,接着又问道:“你中午是不是去了蔡憨憨的家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