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看小说网 > 玄幻魔法小说 > 全职相师 > 第168章 爱来不来
    搞得房美倩有点不好意思,搓搓脸道:“怎么说呢,跟他在一起,挺踏实的,我不用担心他会背叛或者欺骗。而且,我以前也喜欢画画,后来才踏入模特这一行。”

    “首先,林羽颜值够,你带出去特有面子,优秀的遗传基因,将来的孩子也会非常漂亮;其次,从相学看,他这人偶尔性格古怪,总体很正常,对你也一片真心;最后嘛,你捡到宝了,他现在的情况不代表未来,必定会名扬四海,成为真正的大艺术家。”丁凡一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房美倩惊喜问。

    “我看相不出错,林羽能给你想要的一切,珍惜这段感情吧!”

    “小凡,谢谢你,我有积蓄,那五万还给你吧!”房美倩拿出手机就要转账。

    丁凡连忙压下她的手,说道:“真不用,那是林兄的心血,白拿就不对了。以后等你们发达了,别忘了弟弟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忘了,他这些天有些消沉,你给了那笔钱,让他对创作又充满了激情。”房美倩道。

    “对你有激情吗?”丁凡坏笑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详细讲讲啊!”房美倩将脸凑近了些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听了也是干眼馋,晚上更睡不着了。”丁凡连忙拒绝,能看出来,房美倩也见过风浪,或许真就讲给他听,那绝对是一种精神折磨。

    “嘻嘻,通过昨天的事,我发现,成人也需要鼓励,以后我偷偷的以顾客的名义时不时买他一幅画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我都听着感动。”丁凡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说笑过后,房美倩开心离开,又转达了林羽的话,改天请丁凡过去,画一幅帅出天际的人物肖像。

    快到中午时,迟丽在微信上发来消息,两位龙哥想请丁凡到龙海酒楼一起吃个饭,进一步增进联络,加深友谊,后面还跟着四个字,爱来不来!

    反正也没事儿,不如去热闹下,丁凡回了个ok表情符,随后离开办公室,赶往龙海酒楼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就到了,还没到饭点,酒楼外面已经停满了车,一幅热闹的场景。

    酒楼增加了门童,见丁凡开车过来,连忙笑脸相迎,前前后后,左左右右的比划着,引导着将车停在靠边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刚一进酒楼,迎面就遇到了庞飞龙,还是光头打扮,穿着一套纯色白丝绸的唐装,依然显得肚子特别大。

    “飞龙哥,怎么这种打扮?”丁凡诧异问。

    “以前的打扮,总吓哭小孩子,现在是不是慈祥些?”庞飞龙笑问。

    单看这张脸,依然让人没太多好感,丁凡才不管这些,问道:“酒楼的生意不错嘛!”

    “经过兄弟的指点,想不发财都难,我还找个经理,搞了些促销活动,算是彻底盘活了。”庞飞龙胖脸都笑成了一朵花。

    沈金龙在外面办事没回来,庞飞龙还要招呼客人,不见外的让丁凡自己上楼,五楼最左边的包房,当成自己家,想怎么样都随便。

    一口气来到五楼,推开包房,只觉得一股混合着酒精的香味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迟丽穿着一套红色的睡衣,正在往脚上涂指甲油,嘴里还哼着歌。

    “弄一屋子味,怎么吃饭啊!”

    丁凡不乐意了,上前一步,唰唰两下,就把指甲油和指甲刷抢到了手里,搞得迟丽愣在当场,这身手太牛了吧!

    “你发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来给你服务。”

    丁凡突然换上了笑脸,拉过椅子坐下来,低头替迟丽仔细地刷着指甲油,化身温柔有爱的超级暖男。

    “卧槽,太贴心了吧!”迟丽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,这脚长得简直就是艺术品,看一眼就是福气。”丁凡笑道。

    “呸,你这个臭小子,一定会成为少女杀手。”迟丽撇嘴。

    “男人嘛,就应该怜香惜玉,我在这方面,表现得尤其优秀。”丁凡自夸,手上动作不停,涂得非常均匀,一层干了又是一层。

    “骗子的鬼话!我挨打的时候,也没见你阻拦!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,你要杀我,是敌对方,现在不同了,你是我姐,当然要呵护。放心吧,以后有弟弟在场,谁都不能动你一根手指头!”

    “要你不在场呢?还是被人随便打?”

    “那哪能,提下我的名字呗!”

    “不提还好,你那么遭恨,提了会被打死!”

    有人涂指甲,迟丽干脆点起一支烟,靠在椅背上享受,看着就像是特别欠揍,丁凡也是闲着没事,一边忙乎着,一边问:“姐,我都上了必杀令,你们还敢请我来吃饭?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们不知道啊!威猛堂又没来下通知。”迟丽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那个加入威猛堂的兄弟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别提了,左右屁股都被扎了一刀,正在病房里趴着呢,对了,听说是去追杀你。”迟丽道。

    “姐,你已经远离了江湖,怎么还关心这些事儿。”丁凡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老弟,我算是服了你,被三十几个人追杀一晚上,还有猎枪,狼狗,居然还能不死,你是天神下凡吗?”迟丽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天天拜菩萨,灵验着呢!”丁凡神秘道。

    “最惨的是屠泽,哈哈!”迟丽笑个不停,丁凡不得不提醒她,小心嘴巴别再裂开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个惨法?”

    “成为了独蛋侠。噗……”迟丽使劲憋着笑。

    “唉,简直惨无人道,还不如死了呢。”丁凡啧啧惋惜,“今后要告别女人吧!”

    “说说看,怎么把他们收拾成那幅狼狈样?”迟丽饶有兴致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奇怪,我身边有辣手摧蛋的女侠,是他们没搞清状况。”丁凡暗示道。

    “难怪啊,是那个臭女人,凶狠程度超过野兽,屠泽敢去追杀她,能活着就不错了。唉,不说了,提起来就郁闷透顶,老娘伤痕累累,还丢了两把匕首。”迟丽道。

    涂完指甲油,两人就坐在餐桌边闲聊,迟丽坦言,两位哥哥包括他在内,都觉得丁凡这个兄弟够义气,不计前嫌,心胸开阔,值得深交。

    请吃饭是一方面,主要是想提醒一句,最好出去躲一段时间,因为,篓子越捅越大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