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看小说网 > 玄幻魔法小说 > 全职相师 > 第154章 突然袭击
    看山看水看风景,丁凡带着吴亚环跑跑停停,像是在山间自助游,时不常还取出玉灵盘,一则判定所处的方位,二则查看山林中的风水。

    不过,越往前走,丁凡的脸色越发凝重起来,笑容也少了,吴亚环以为是屠泽的人追得紧,其实是丁凡被眼下的风水震撼到了!

    这里的风水格局相互嵌套,是一处极为难得的宝地,甚至不逊色于浮云山。

    并非宝地就适合所有人,严格说,这里只适合修行者,常人如果没有大运气,反而会被风水所累。

    一定有高人藏身于此,联系种种,此人或是邪道宗师。

    天色渐渐黑了下来,后面却依然能听到犬吠声,屠泽一行人不达目的不罢休,坚定地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有被石块袭击的惨痛教训,这些人倒也谨慎,经常躲藏在树后。

    黑夜,对追踪极为不利,屠泽等人不得不使用强光手电,由此一来,却泄露了行踪,他们不得不担心,会反过来突然遭遇丁凡的袭击。

    “小凡,看不清了,咱们也得用手电。”吴亚环郁闷地打开包。

    “不用手电,跟我走就行。”丁凡道。

    “你能看清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咱是夜视眼,视黑夜如白昼。”丁凡得意道。

    吴亚环直撇嘴,分明在吹牛,她的理解是,丁凡在山上生活多年,锻炼的夜晚能看得更清楚而已。

    “来,吃药了!”丁凡递过去一颗小药丸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的?”吴亚环表现得很谨慎。

    “补充体力,我怕你坚持不下去。”丁凡说着,自己先吞服一颗。

    犹豫了下,吴亚环还是服下了这颗来历不明的药丸,很快就觉得周身发热,与此同时,也觉得疲惫去了大半。

    夜色都遮挡不住吴亚环放光的双眼,身边这个玩世不恭的男人,简直就是一座无穷无尽的移动宝藏!

    呀!

    一分神,吴亚环被脚下的草根绊住,摔倒的瞬间却被丁凡一把扯住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人拉着手,顺利穿过一片片的树林,随着夜色越来越深,四周寂静无声,反而让后方的犬吠声,变得异常清晰。

    “小凡,是不是该开始第二轮游戏了?”吴亚环走得无聊。

    “环姐开口,必须答应!”

    这时,前方出现了一条溪流,宽度有五米,水流很快,却并不深,蹚水就能过去。丁凡觉得,搞得**的,旅游就失去了乐趣,于是决定绕行,但在临走之前,必须进行第二场游戏。

    两人脱了鞋,光着脚丫在溪水边踩了几个脚印,脚趾朝着河水那边,制造出已经过河的假象。随后,吴亚环取出香水,按住按钮不松手,又在两人身上足足喷了一层,这是要搞坏狗鼻子的节奏。

    随后,两人离开趴在一处密集的树丛里,手里握紧了匕首。

    伴随着阵阵犬吠声,屠泽一行人打着手电追来,在夜色的丛林中,并没有散开,大致数了数,连同屠泽在内,二十五人,显然中间又有人掉队了。

    “丁凡这个混蛋,等本爷抓到他,一定好好折磨他,断胳膊断腿,然后再把他的肠子掏出来!”屠泽走路一瘸一拐,恼羞地骂个不停。

    真够狠,赛过虎狼,这种恶棍就不该活在世上。

    丁凡暗骂。

    有手电筒的光亮扫过来,可惜树丛很密,并没有发现丁凡和吴亚环就藏在其中。大狼狗鼻子受刺激,反而避开了二人的藏身之地。

    “屠爷,前方有河水。”一名杀手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办,黑盖怕是追踪不到了。”屠泽郁闷道。

    “有脚印,他们过河了,还脱了鞋。”又一名杀手发现了脚印,急忙报告。

    到底要不要继续追下去,屠泽很犹豫,但追踪了这么久,丁凡一根毛都伤到,自己这边却损兵折将,无功而返,怎么跟三爷交代?

    终于,屠泽下定决心,今晚无论如何,也要抓到丁凡。至于吴亚环,吴家的千金,他还没打算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万一留下痕迹,得罪了吴家,恐怕就是碎尸万段的下场。所以,大不了到时候将吴亚环给放了。

    “过河!”屠泽下令。

    杀手们纷纷挽起裤腿,拎着鞋子进入水中,有人牵着狗,还有人扶着屠泽,传来一阵清晰的蹚水声。

    包括屠泽在内,已经超过半数的人入水,丁凡低声道:“环姐,可以了!”

    吴亚环早就等不及了,立刻跳出树丛,手握匕首,从后方迅速冲了过去,丁凡紧随其上,第一次也使用了匕首。

    听到后方的声音,屠泽大惊失色,急忙高呼道:“快回去!”

    噗通一声,屠泽整个人摔在水里,等爬起来的时候,连头发都湿了,顺着脸颊往下直淌水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匕首的刀芒,在黑夜里宛如死神的镰刀,一下下刺在杀手们的身上。

    惨叫声不绝于耳,吴亚环每到之处,都是鲜血迸溅,几乎全部扎在屁股上,有人两瓣屁股都受伤。

    丁凡重点攻击手腕,卸掉杀手们的武器,物品落水声接连不断,不到几分钟,岸上杀手们的钢刀和猎枪,几乎全部被扔进了溪水里。

    水中杀手们纷纷掉头返回,再次扑了过来,丁凡猛然拉住吴亚环的手,朝着一侧狂奔而走。

    “怎么刚开打就跑啊,还没爽够呢!”吴亚环没过瘾,还想继续打。

    “视情况再接着玩,杀人不如诛心,要让他们心理上害怕。”丁凡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你更狠。”

    “不狠也不行,你都听屠泽说了,要发了疯地折磨我。”

    “小凡,跟你在一起,生活充满了刺激。”吴亚环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不怕他们杀你。”丁凡暗中送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杀你就等同于杀我!”吴亚环无比仗义。

    身后,脚步声、咒骂声此起彼伏,手电的光亮不时照过来,两次被戏弄,屠泽已经陷入到彻底疯癫的状态,眼睛赤红冒火,只想杀人。

    这次河边遭受袭击,他又损失了十几人,受伤严重,只能立刻返回,否则就要死在山上。

    不用手电,丁凡拉着吴亚环,不断穿梭在树林中,在黑夜中再次消失了踪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