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看小说网 > 玄幻魔法小说 > 全职相师 > 第143章 稻田
    丁凡这才过去看了下,不出所料,闫小明头顶的本运中,螣蛇图形再度首尾相连,更像是密不可分。

    穆小雷也凑过来看,扯过一张卫生纸,替闫小明擦了擦嘴。

    重新来到楼下,闫明虚弱地坐下来,叹息道:“丁凡兄弟,说实话,我一直怀疑,你上午说的是不是真的,刚才亲眼所见,真是恐怖至极。唉,这做父母的心,就是架在火上烤,刀上切,千疮百孔啊。”

    “闫总,我能劝你的,暂时面对现实吧!”丁凡道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再将小明唤醒?”闫明试探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行!”丁凡摆手,解释道:“次数多了,他会彻底分不清梦境和现实,出现严重的混淆,那就更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丁凡这是委婉的说法,实际情况是,闫小明会成为真正的傻子,没事就吓唬自己,也吓唬别人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楼上又传来李玉芹不加掩饰的哭泣,即便是关闭门窗,夜色中也能传很远。夫妻二人都是体面人,若非心生绝望,又怎会哀嚎不断。

    闫明抬头看看楼上,又落泪了,“小明在梦中,一次次经历悲惨恐怖,何时才能到头啊!玉芹疼孩子,这么下去,她也会出问题。不瞒你们,我甚至都觉得,如果小明死了,反而解脱了。”

    “通常情况下,半夜子时,是梦境最活跃的时间,也最为恐怖,我给你说个办法,或许能暂时缓解一下。”丁凡道。

    “请讲!”闫明连忙做出认真倾听状。

    “每晚子时,用细软的绒毛去挠他的脚心,能打乱梦境,会让小明觉得没那么恐怖。通过这种方式,也可以锻炼他的承受能力和胆识,在梦境里也可以渐渐强大起来。”丁凡给出的办法很简单易行。

    “太感谢了,我会安排人每晚坚持这么做。”闫明开心起来,心头的雾霾淡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你先别着急道谢,这么做危害也很大。”丁凡表情严肃。

    “会死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,和以前一样健康。”丁凡摆摆手,解释道:“必须声明的是,这么做的弊端就是,梦境会变得混乱,毫无逻辑可言。长时间看,会影响他的逻辑思维,也就是说,如果醒来,数理化的成绩会一落千丈,理工男就别惦记了,估计只能当画家。怎么做,闫总自己选择吧!”

    “小明这病还可能长期存在?”闫明的心情又黯然下来。

    “目前还没有好的办法,但我会尽力。闫总,这事儿,你还是跟嫂子商量下吧。”

    望子成龙,固然是每个家长的心愿,但当孩子患病生死未卜之时,期望值立刻降低,只想着孩子能健康平安就好,其他都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做,我本来也想让小明当一名画家,这孩子很有天赋,就是他母亲,总认为不考上名牌大学,好像在亲友面前抬不起头。也是想着跟她一样,成为一名受人尊敬的科研工作者。其实,哪行做得好,都会受人尊敬,否则她也不会嫁给我。”闫明说这些有点啰嗦,其实也是想劝说自己接受这个现实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吧,等找到办法,我会第一时间帮小明处理,决不食言。”丁凡起身,伸懒腰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兄弟,加个微信,我给你转一笔钱过去。”闫明道。

    “加微信可以,钱不能收,治好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丁凡拒绝,心里想的是,上午刚收了一幅画,还很值钱,什么都没做,哪能再次收钱。

    旁边的吴亚环却不由对丁凡刮目相看,这个贪财鬼居然还挺有原则的。

    “也好,我能帮忙的,尽管开口。”闫明没勉强,两人只是相互加了微信。

    开车离开,吴亚环摇下车窗,任由夜风吹进来,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,闫明家因为有病人,悲情蔓延,气氛很压抑,让人觉得堵得慌,她早就想走了。

    “开眼了,竟然真有这种病,生不如死。”吴亚环唏嘘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小明还是自找的,他不该惦记那个女的,要是心里没有,梦见又怎样!”后座的穆小雷插嘴道。

    “小屁孩懂什么,等你长大了,也会喜欢某个女人,为她晚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。”吴亚环好笑道。

    “才不会,好男儿何患无妻,都得上赶着我!”穆小雷傲气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是那么鼻涕虫小翠吗?”吴亚环调侃。

    “环姐,别提了,一看到面条,就像是她的鼻涕。”

    三人都笑了起来,丁凡一边平稳开着车,非常确信道:“环姐,你还别不信,小雷将来一定比我强,不愁找媳妇。”

    吴亚环抛来一个大白眼,哼声道:“不都说,男人不坏女人不爱,你差不多是坏男人中的极品了,只怕不止一个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夸奖,受之有愧!”丁凡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穆小雷双手撑在前面的两个车座上,探头道:“凡哥,刚才我读出了小明的唇语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丁凡忙回头问。

    “稻田!没错,他反复在说稻田。”

    “小雷,你做得非常棒!”

    丁凡由衷地夸赞,不要小瞧这两个字,这可能是梦境初始的场景,最大可能,是闫小明在现实中见过的。

    吴亚环也很聪明,急忙用手机记录下这两个字,稻田,又记下另一个名字,媚儿。

    “凡哥,你教我针灸呗!”穆小雷赔笑商议。

    “这个可以教,过几天吧,先把唇语研究透,将来必有大用。”丁凡答应了。

    穆小雷开心不已,研究唇语更加下功夫,而通过这一次,吴亚环也发现了穆小雷的价值,确实称得上天才儿童,奇货可居!

    回到恒富大厦,都后半夜两点了,丁凡冲了个澡,躺在床上正准备睡觉,夜猫子却串门来了。

    眼睛闪闪发亮,吴亚环毫无睡意,丁凡忽然明白了一件事,对于常年在国外生活的吴亚环,这不是黑白颠倒,恰恰是她正常的作息时间。

    凡哥熬不住啊,真心求放过!

    看到丁凡可怜巴巴的样子,吴亚环噗嗤笑了,过来床上跟丁凡并排躺着,说道:“别害怕,聊几句我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不能明天再说吗?”丁凡有气无力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