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看小说网 > 玄幻魔法小说 > 全职相师 > 第142章 再度睡去
    穆小雷的话管用,闫小明频繁眨眼,终于意识到,之前所经历的一切,不过是一场梦,他最信赖的爸爸妈妈,就在身边!

    丁凡将屋内的灯光稍微调亮一些,让闫小明更加看清一切,梦境太过真实恐怖,他的身体还在颤抖不停,带着哭腔道:“爸,妈,我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噩梦。太恐怖了,怎么都醒不来,不知道死了多少回,是真死了,总是经历濒死的绝望,我当时好想你们,能见到你们真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听到儿子的话,一直鼓励自己坚强的李玉芹,再也无法控制情绪,放声大哭,哭声中的悲凉,令人心碎。

    “玉芹,别哭啊,孩子就是做了个梦。”闫明也心疼,但他不能跟妻子一样脆弱,必须提醒她咬紧牙关坚强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,不哭,我就是心疼儿子,做梦也不能受苦啊。”李玉芹强挤出一个笑脸,眼泪却流得更多。

    “妈,不过就是一场梦!太好了,我已经醒了,没事儿了。”闫小明不断替母亲擦着泪,又说:“就是感觉好累,妈,明天替我请个假吧,不去上学了。我保证,会补上功课的!”

    “好,妈答应你,好好在家休息,多请几天都没关系!”李玉芹满口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快高三了,老师说过不好请假的,要不就请半天吧,上午睡够就行。”

    儿子的认真态度,让李玉芹痛不欲生,他哪里知道自己在床上都躺了多久!只是胡乱嗯啊答应着,眼睛却慈爱的看着儿子,眨都不舍得多眨一下。

    “丁凡兄弟,孩子能不能吃点东西?”闫明试探地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别吃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闫明暂时放下儿子,冲到门前,喊保姆去拿水和点心。看到一直照顾的小主人醒了,保姆也有些激动,很快将食物拿进来,闫明却没让她们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喝了杯水,又吃了些点心,闫小明的情绪渐渐平稳,看到漂亮吴亚环,忽然发现自己没穿衣服,尤其还是纸尿裤,急忙扯过被子盖住。

    “妈,我都多大了,还穿这种东西!”闫小明不满嚷嚷。

    “多大,都还是妈的宝宝啊。”李玉芹的解释非常雷人,大概找不到很好的托词。

    怎么就不问问,为什么会穿纸尿裤?什么时候穿上的?显而易见,闫小明还是个长不大的妈宝男。

    丁凡走上前,微笑着问:“小明,我叫丁凡。能不能说说,你梦里的女朋友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认识你。”闫小明有着这个年纪的警惕。

    “丁凡也是我的朋友,不要遮掩,有什么问题都跟他说。”闫明连忙说,儿子必须配合才行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女朋友啊。”闫小明挠挠头,眼神却在躲闪,分明不想多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有,你们感情深厚,她死了对吧?很惨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小明,别瞒着,没什么的,爸像你这么大的时候,已经开始追求你妈妈了。我们还想偷偷约会,结果被老师发现,还叫家长!那个时代……”

    闫明急着鼓励儿子,李玉芹却很不满,胳膊肘捣了一下,“点到为止,说那么多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她,跟我住在一起,还有……”闫小明竟然脸红了,继而又黯然道:“她死了,死了很多次,都是在我眼前,浑身是血,好惨!”

    “你称呼她什么?”丁凡问道。

    “媚儿!”

    名字还挺美,吴亚环却很鄙夷,十八岁的孩子也开始玩浪漫了,这一点倒是比丁凡强多了,他的眼界也就是蔡大傻。

    “小明,除了梦中,你还在哪里见过媚儿?”丁凡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闫小明露出思索之色,使劲抓着头,但到底没想起来,“她只是在我的梦里,对了,我给她画了像,是不是非常漂亮?”

    “你再想想,哪里见过?”吴亚环不免有些着急,这是条至关重要的线索。

    “没,没有吧!”闫小明愣愣道,不明白这么多人询问自己的**,爸妈居然还很配合!

    丁凡朝着吴亚环摆摆手,不用再问了,没戏,作为相师,他看得出来,闫小明并没有撒谎,这段记忆已经忘了。

    本来时间就不多,该问的都问了,还是留给亲人团聚吧!

    丁凡招呼吴亚环和穆小雷下楼,并没有马上离开,就在楼下大厅内喝茶玩手机等着,毕竟在别人家里,吴亚环性格谨慎,三人也没什么交流。

    当墙上的时钟指向一点,就听见楼上传来李玉芹的一声长长的悲鸣,接着凄厉的哭声充斥着整栋楼。

    不用说,闫小明突然再度昏睡不醒,又回到了那个无法走出的噩梦中,等于又在父母心头扎了一刀!

    重新来到楼上房间里,闫小明已经被盖好被子,呼吸平稳,无法阻挡的再次进入梦境之中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刚回到梦境,胆子更小,纸尿裤又温了,李玉芹崩溃不已,跪倒在地使劲在床上撞自己的头,闫明拦都拦不住。

    看到丁凡进来,李玉芹就这么半匍匐爬着过来,满脸全是泪痕,紧紧拉住丁凡的裤腿,撕心裂肺哭喊道:“求你,救救我的孩子!让我去死,让我代他去死!”

    “玉芹,你冷静下。”闫明双眼通红去拉妻子。

    “我冷静不了!不能冷静!”李玉芹大喊,“儿子活受罪,我一刻也不能冷静!”

    “嫂子,你如果这样,我就没法就小明的病情继续沟通了,说多了你们更难过。”丁凡这话管用,李玉芹情绪稍微平复些,被闫明和丁凡两人共同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,人都垮了,连坐直的力气都没有,闫明看看儿子,看看妻子,眼泪拼命打转,却提醒自己必须坚强!

    “嫂子,我会多想办法,一定!”丁凡承诺道。

    “小明他怎么熬得住,那里是地狱啊!不,比地狱还可怕。”李玉芹泪如雨下,满脸满脖颈还有胸襟的衣服全都被打湿了。

    闫明强打精神,喊来两名保姆,将妻子搀扶下楼休息,再次爱怜地替儿子掖好被子,不住地摇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