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看小说网 > 玄幻魔法小说 > 全职相师 > 第118章 假的
    由此推论,这是个假人,但制造太过逼真,以至于人类的肉眼分不清虚实,尤其是拍成照片。

    “这不合常理,即便是最高级的美女机器人,也能一眼看出来,这张照片甚至连美颜都没开。”吴亚环怀疑道。

    “在于制造皮肤的材料,经过化妆后,完全能以假乱真。”

    丁凡如此解释,有句话没说,他很怀疑,这就是真实的人类皮肤,经过特殊的药水处理,保持足够的润泽和弹性,人皮制造,想想就觉得后脊梁一阵凉意。

    超级美女的打造者,是个易容的顶尖高手,也邪恶到超级变态的程度。一张照片,引发两大家族反目成仇,没人知道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假人,又怎么能自拍?”吴亚环又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自拍,如果是这种情况,屋内肯定还有其他人,摆好姿势,咔嚓,帮着按了一下。”丁凡伸手演示。

    “要是这样,实在太恐怖了!”

    “确实比鬼还可怕。”丁凡点头道。

    吴亚环愣了半天,深吸一口气,由衷感谢道:“小凡,谢谢你,也许,你真的能让我哥洗清冤屈!”

    “你可别提我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那功劳就归我了,就说是我看出来的!”吴亚环哈哈一笑,继而微微叹气,“如果不找到这个假女人,边家是不会相信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找,但应该还在。”丁凡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判断的?”

    “这是顶级艺术杰作,独一无二,如果从心理学分析,也是制造者的得意大作,怕是不忍心销毁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道理,需要关注艺术家的群体吗?”吴亚环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也不清楚,但这人肯定绝非善类。其实,你应该重点关注,谁在这场风波中获益。”丁凡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吴亚环再次陷入沉默,调查的难度可想而知,两个家族产业众多,牵扯到的人群也非常庞大,目前能想到的只有麻三,但总觉得,一个流氓团体,没有这么高的智商。

    丁凡想到的也是麻三,对此也持有否定态度,麻三没这个本事,照片上,吴伟强的精神状态,很像是中了巫术,只有真正邪道中人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吴亚环将手机收起来,没有再提此事,从丁凡的包里拿出两套新买的睡衣,随后,两人各自回屋洗澡,结束了忙碌的一天。

    晚间的娱乐却才开始,吴亚环在两个屋内,分别支好望远镜,关闭灯光,开始俯瞰城市的人文景观。

    两个镜头都对准了九鼎大厦,此刻,大厦依然灯火通明,有不少忙碌的身影。

    京阳市流传着两句诗:一入九鼎深似海,从此休班是路人。

    九鼎集团是加班最严重的公司,没有之一,也有客观原因,作为以外贸出口为主的大型集团,面对的都是国外客户,时差原因,这边是黑夜,地球那头正是白天。

    丁凡对望远镜没兴趣,也没想抓富东阳的偷-情现场,可遇而不可求,还不如看电视,或者干脆练功强身。

    但是,望远镜里出现的一个女人身影,却一下子吸引了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女人正是墨玉虹!

    此刻,她穿着一套蓝色的旗袍,正站在大厦九楼的一间办公室里,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,嘴巴在动,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屋内还有两个人,一名身穿米色职业西装的年轻女人,看起来像是女秘书,而另外一名男人,正坐在办公桌后方,这个角度,只能看到一个后脑勺。

    墨玉虹一直站着,说个不停,大约过了十分钟,这才转身离开,表情中带着失望。

    随后,女秘书走向那个男人,贱笑着坐在大腿上,使劲亲了一下。又觉得哪里不妥,起身过来,将窗帘拉上。

    靠!没戏看了,丁凡不免遗憾,却调整望远镜,对准了大楼下方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墨玉虹从大厦里走了出来,脸色阴沉,上了一辆黑色轿车,快速远去。

    墨玉虹来九鼎集团干什么?

    丁凡一直觉得,这女人心机太深,不得不防,却又感到费解,看屋内的情形,像是在谈什么事情,结果谈崩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吴亚环冲进来,帮着调整一下望远镜,又朝着里面看了眼,迅速跑开了。

    难道发现了精彩节目?

    丁凡觉得吴亚环很够意思,不吃独食,将眼睛凑过去,却看到了哭笑不得的一幕。

    八楼一间办公室里,一名男人可能是加班累出了幻觉,脸色惨白的他,脱了西装和西裤,就在屋内跳起了小天鹅舞,动作还挺到位。

    性别不同,吴亚环觉得有趣,丁凡却不愿意看这个神经病,刚想移开眼睛,办公室的门开了,一个熟人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正是富东阳,穿着背带裤,人模狗样的打扮,却掩藏不住那份骨子里的猥琐和不堪。

    丁凡的第一直觉,男人要倒霉了,果然不出所料,富东阳抱着膀看了半分钟,突然冲上去,冲着男人就是一通暴打,很快,男人就没了影子,是被打趴在地。

    从动作上看,富东阳还在发狠的用脚踢,丁凡不由暗骂,真是个凶狠的畜生,旧社会的地主老财对长工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富东阳掐着腰打手机,陆续有人进来,将满脸是血的男人抬了出去,并没去楼下,可能大厦内就有医务室,进行了处理。

    而富东阳接下来的一个动作,也让丁凡震惊不已,只能暗自感叹,没有最变态,只有更变态。

    富东阳用手在桌角上摸了一下,手上粘上那男人的鲜血,他居然伸出舌头,仔仔细细添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三观都崩得稀碎,丁凡不忍再看,回头躺在床上,好半天才把脑海里恶心的景象给清除干净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夜猫子吴亚环又进来了,笑问道:“小凡,你怎么不看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,跳舞、打人、喝血,富胖子的疯狂,自愧不如啊!”丁凡道。

    “后面还有节目,他喊了个女人进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!”

    丁凡立刻起身,却只看到了拉上的窗帘,皱眉道:“环姐,你骗我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没骗你,他刚拉上,实在太恶心了,鸡皮疙瘩都起了好几层。”吴亚环双手不停摸着胳膊,又说:“哪个女人嫁给这样的男人,这一生也就废了!”

    “嘿嘿,倒不至于,这货肯定短寿,到时候可以再嫁嘛!”丁凡坏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都录下来了!”吴亚环得意道。

    “快传给我一份,好东西应该分享。”丁凡急迫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小孩子会学坏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精华,只有糟粕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