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看小说网 > 玄幻魔法小说 > 全职相师 > 第090章 凌晨三点
    燃情酒吧整晚经营,可以去跳舞,丁凡很不情愿,明天还要上班,确实如白亦菲所言,兼职情况下,是会影响本职工作的。

    滴滴!

    微信上,吴亚环转来一万块钱,丁凡秒收,眉开眼笑的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“打灭蜡烛的奖赏,提前预付的日结工资。”吴亚环刻意强调。

    “我懂,那三点就去浪。”

    丁凡喜滋滋的离开,找到一个房间,连澡都没洗,倒在榻榻米上就睡,多攒点精力,也好能出去玩。

    调节好生物钟,凌晨三点,丁凡准时坐起来,第一件事,取出一颗强体丹服下,能保证一天都非常有精神。

    屋门被推开,吴亚环不敲门进入,居然是一身黑衣,就连脚下的运动鞋也是黑色的。

    “环姐,你怎么穿成这幅样子?”丁凡愕然道。

    “化装舞会,有惊喜!”吴亚环笑道。

    接着,又把手里的一套黑衣,包括黑色运动鞋,扔了过来,催促道:“赶紧穿上,马上出发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,我怎么换衣服啊?”

    “看看又少不了一块肉,一个大男人,装什么娇羞。”吴亚环哼了声,压根就没有离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美女都不介意,丁凡也不在乎,将衣服脱了,快速换上了黑衣,跟吴亚环一起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吴亚环跑进另外一个房间,取来了两个黑色头套和两条皮鞭,丁凡惊恐道:“环姐,你这是拉着我一起去抢劫吗?”

    “本姑娘的身价,还用得着去抢劫吗?别问那么多,工资给你结了,必须听我的。”吴亚环认真道。

    吃人嘴短,拿人手短,丁凡无奈套上黑色头套,只露着两只眼睛,又把鞭子插在了腰间。

    吴亚环同样打扮,两人下楼,悄无声息地出了门,目标却不是大路,而是海边。

    丁凡这才注意到,海边停着一艘快艇,蓝白相间,上面并没有任何标志,油漆也像是刚喷上去的。

    “去海上浪,刺激不?”吴亚环笑问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这身打扮,我觉得更好。”丁凡摊手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能让人知道,本姑娘大半夜的跟一名男孩子去海上胡闹。”吴亚环振振有词,但在丁凡看来,纯属是故意编出的借口。

    吴亚环到底想干什么,丁凡猜不透,但他也不在乎,这身打扮能够很好的伪装,大不了就来个死不认账。

    两人登上快艇,吴亚环立刻启动,但速度并不快,因此,也没发出太大的声音来。

    月亮斜挂在天边,就要沉下去,点点月光洒满了海面,一切景物若隐若现,倒是别有一番风情。

    吴亚环专注地驾驶着快艇,行驶在夜色中的海面上,等到月亮落下时,渐渐靠近了一个临海的小岛。

    岛上绿草如茵,有很多仿古建筑,雕梁画栋,造型精美,在设计上独具匠心。十几座小楼错落分散,最高的也不过三层,真不知道该是多有钱的人,才能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此刻,岛上并没有半点灯光,丁凡可以断定,吴亚环绝不是来开什么化妆舞会,而是另有图谋。

    “环姐,你想来偷东西吧?”丁凡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点声!”吴亚环嘘声制止,低声道:“不是偷东西,而是拿回一样本就属于我们吴家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偷!”丁凡直挠头,一不留神,到底跟着吴亚环上了贼船!

    “丁凡,我为此准备了很久,你要是敢坏了计划,那就是我的头号敌人,不死不休。”

    看不到吴亚环的表情,但听声音,就知道她是认真的,丁凡疑惑道:“你刚回国,怎么能叫准备很久?”

    “我中间也经常回来。”吴亚环懒得解释,直接开价道:“帮我做完这件事,那辆摩托就归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天价酬劳,丁凡非常动心,反正就露着两只眼睛,不怕做坏事,只要不是杀人越货就行。

    此刻,丁凡倒是很好奇,这件被吴亚环预谋很久的宝贝到底是何等的价值连城!有些事必须提前问清楚,“环姐,怎么行动?”

    “目标是中间的那栋楼,三楼南侧房间。”吴亚环道。

    “偷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偷一个……别说偷!”吴亚环想要急眼,咬牙道:“是拿!一个精致的鼻烟壶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超值钱的古物吧?”

    丁凡激动问,脑海里已经开始搜索历年来拍卖会上天价鼻烟壶。只是,虽然也有过亿的御用鼻烟壶,但以吴亚环的身价,还不至于亲自上门来偷吧?

    “别废话了行不行,回去再告诉你怎么回事。”吴亚环很不耐烦,要不是有求于丁凡,这功夫早就翻脸了。

    “目测,岛上至少一百个夜视摄像头。”丁凡不得不提醒。

    “要不怎么穿成这样,拍了也不知道是谁。”吴亚环不以为然,又说:“还有人住在岛上,至少三十名以上的保镖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也是我想问的。那个,最后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快问,再磨叽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家的岛?”

    “是九鼎集团的,名义上搞旅游开发,却建成了私家庄园。”吴亚环道。

    富家的产业!

    既然跟富东阳有关系,丁凡此时倒是蛮愿意趟这趟浑水,点头道:“环姐,靠过去吧!”

    快艇靠岸,两人下船后,立刻朝着前方奔去,这功夫,谁还在乎是否践踏草坪,都在力争早一点到达目的地。

    即将靠近中间的小楼时,一名身穿黑西装的保镖,恰好从一侧的拱门绕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如同幽灵般的两人疾奔而来,保镖惊得目瞪口呆,立刻掏出手机,第一时间就想通知其他人。

    吴亚凡立刻拔出腰间的鞭子,直接抽了过去,恰好打中保镖的手腕,手机顷刻间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y……”

    保镖咧开嘴,“有”字才发了半个音,身体却像是软面条一般,脸朝下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看了眼身旁东张西望的丁凡,吴亚环微微一笑,她都没看清丁凡是如何袭击的这名保镖,但还是竖起了大拇指,由衷佩服其身手。

    跟着,两人纵身一跃,踩着院墙,一记利索的空翻,稳稳落在小楼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如何才能到达三楼?

    正当丁凡准备破门而入之时,吴亚环却向上一跃,挥动鞭子,准确缠住了房角的木檐,接着力量,跳到了二楼之上。

    孺子可教!

    丁凡不由赞了一个,如法炮制,也跃到了二楼之上。

    一刻不停,两人将鞭子当成绳索,顺利来到三楼,快步靠近南侧的窗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