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看小说网 > 玄幻魔法小说 > 全职相师 > 第065章 死有余辜
    必须回去看看!

    丁凡去找蔡菜请假,家中有事,保证两个小时内回来。蔡菜老大不乐意,但还是答应了,必须按规矩来,填写请假条和请假事由,累计超过请假时长,扣工资!

    真是个死心眼!

    丁凡也不跟她计较,出门打车回到了馨苑小区。

    单元门前,已经看不到尸体,但地上的血迹还在,物业的保洁人员正在用清水冲洗,还有居民在附近聚集,三五成群,小声谈论着坠楼事件。

    乘坐电梯上楼,家门前放着好几个大垃圾袋,这倒是让丁凡有些意外,小恶魔有进步,居然知道收拾屋子了!

    用钥匙打开家门,还不错,除了地面上十几个零食袋,总体还算干净。司空叶正躺在沙发上玩手机,听到有人进来,抬起脑袋往门口这边看,直到看清是丁凡又重新躺下,边玩游戏边问,“凡哥,你怎么这个点儿回来了?让卷心菜给开除啦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楼下死人了,担心你会害怕!”丁凡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切,我才不怕呢!”司空叶不屑,从兜里摸出一把小小的桃木剑,洋洋得意道:“师父亲手打造,遇妖斩妖,遇鬼杀鬼!遇魔降魔!”

    “给我!”丁凡眼睛亮了,师父出品,又是个好宝贝。

    “才不呢!”司空叶立刻揣回去,伸个懒腰道:“整天呆在家里,好无聊啊!”

    “就是,哪有山上有趣,一年四季的好景色,还可以自由奔跑!叶子,要不还是回去吧,几天不折磨山上那些师兄们你都不手痒吗?”丁凡趁机怂恿,如果小恶魔回去了,他一定可以笑上三天。

    “哼,别想骗我回山上去!”司空叶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丁凡也不理她,开始检查每一个窗户,不出所料,西侧飘窗下方,就是死者的坠楼地点。二十三层的高度,不死才怪!

    将窗户打开,丁凡敏感发现窗棂上一道浅浅的划痕,这是利器撬动留下的。

    “凡哥,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司空叶背着手跟过来,大眼睛眨动着,显得懵懂又好奇。只有伪装的时候,司空叶才是这个神情,丁凡冷下脸来,“叶子,别瞒着我,那人是不是从这里掉下去的?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,我不知道。”司空叶眼睛上翻。

    “哥认识你十年了,你肚子里藏着多少坏水,都能算出来。”丁凡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把他推下去的,有什么关系吗?”司空叶满不在乎地承认了。

    丁凡连忙将她拉离窗户位置,气得小声质问,“惹祸精!把他吓跑就得了,非要杀人吗?”

    “他要烧房子,让本姑娘住哪里啊,摔死都便宜他了。”司空叶振振有词,还觉得不解恨。

    就在凌晨三点,白天睡多了的司空叶,正躺在床上乐呵呵的追剧,突然就听到了撬窗户的声音。

    虽然声音不大,但司空叶自幼练功,耳力自然是常人不能比,还是听得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于是,她关了手机,悄无声息的出了房门,发现西侧窗户开了一条缝,上面有个黑影正趴在那里。

    原本司空叶打算等他进来,抓住后严刑拷打一番,顺道再弄点钱。突然,一团火就丢了进来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司空叶顿时勃然大怒,恶向胆边生,身形如电冲过去,运足力气麻花辫打在窗户上,那人就如断线的风筝,来不及发出惊呼,直线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司空叶快速将火焰踩灭,是浸过汽油的破布,不得已,开窗透气,还把地面的垃圾给收拾了,嘟嘟囔囔骂到了天亮。

    听完之后,丁凡也很生气,盗亦有道,放火烧屋就过分了,要不是司空叶在家,老姐攒下的家底子,岂不是要付之一炬。

    “凡哥,你说那混蛋是不是该死?”司空叶掐着腰问道。

    “的确该死!”

    丁凡对此表示赞同,对敌人宽容那就是对自己残忍,幸好司空叶够警觉,否则,真要是出了事儿,都没法跟师父交代。

    “我保护了家,是不是该有奖励啊?”司空叶眨巴着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别人想烧房子,你却是烧钱啊!”

    丁凡唉声叹气,万般无奈,还是给司空叶又转了三千,进屋的时候他就发现,茶几上多了个小狗造型的收纳篮,做工极为精致,少说也得一千多,小恶魔花钱如流水,钱包又瘪了。

    虽然那混蛋死有余辜,但有些话,还是必须要说的。

    丁凡背着手,以最帅师兄的身份,对司空叶进行了一番谆谆教导。乱开杀戒不可取,山上有规矩,红尘有法律,万一被人抓到把柄,就会引来很多麻烦。

    司空叶听得不耐烦,忍无可忍,还是把丁凡给推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随手将门口的垃圾袋给扔了,丁凡打车回到安保部,心里一直在琢磨,放火的到底是谁?但很显然,对方训练有素,是有目的而来,找错了房子的可能性并没有。

    富东阳还是麻三?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这群人穷凶极恶的程度,还是超出丁凡之前的想象,他们眼中没有法制,丧尽天良,泯灭人性。

    总之,凡哥心情有点不爽,红尘险恶不自由。

    下班前,丁凡的手机响了起来,是个陌生的号码,接通后,里面的声音却很熟悉。

    是屠泽,上来就说:“丁凡,三爷想找你一起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瞧这口气,还找你,就不能礼貌说个请吗?

    “不去!”

    丁凡回答的很干脆,谁知道是不是个套,才不上当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事情越闹越大吗?”屠泽又开始威胁。

    “老屠,我真心不明白,怎么就招惹你们了?因为富胖子那个垃圾?”丁凡问道。

    “富胖子,不,富东阳算个屁!”屠泽差点被丁凡带到沟里,连忙改了口,又说:“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,但你要清楚,三爷这是给了你多大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面子我不要,他留着当鞋垫吧!”丁凡不客气道。

    “你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屠泽挂了电话,丁凡靠在健身中心的单杠上,漫不经心的将号码编辑了名字,以后再来电话,就知道是谁了。

    燃情酒吧。

    距离白亦菲的别墅并不远,晚上九点,闲来无事的三人驱车来到这里,打算小酌几杯,再回去睡觉。

    “丁凡,以前去过酒吧吗?”蔡菜边开车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丁凡没隐瞒,浮云山上没有娱乐场所,也不让用手机,他了解山下的世界,基本上都是通过图书室那台能上网的电脑。

    “难怪昨晚的酒会上,你除了吃,也不会干别的。”蔡菜嘲讽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