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看小说网 > 玄幻魔法小说 > 全职相师 > 第037章 神相经
    蔡菜倒在沙发上,表情狰狞抱着脚,嘴里吸着凉气,因为剧痛,小脸已经变得煞白。她严重怀疑,刚才踢到的不是屁股,而是钢板。

    丁凡在地上偷笑,刚才,他已经把体内真气运转到屁股上,就等着自以为是的蔡菜,自讨苦吃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蔡菜疼得说不出话来,脑子怎么都想不明白,反作用力为什么会这么大。

    “蔡经理,你也太狠了吧!”

    丁凡装作挣扎的站起来,一手捂着屁股,拖着腿,费力地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脚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装了,受害者是我。”丁凡道。

    蔡菜费力脱下鞋,眼见脚面肿了起来,像是个刚出炉的面包。丁凡弯腰凑过来看,惊讶道:“蔡经理,你这脚长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被学校辞退后找不到工作,我还当过足模呢!”蔡菜连忙强调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不好看,二脚趾长,不养爹和娘啊!”丁凡说话很气人。

    “他们也不需要我养!呸,你胡说八道什么!”蔡菜快疯了。

    “嗯,脚型是挺不错,目测穿标准三十七码的鞋,三四脚趾一样长,代表你爸有福气,有两个媳妇,尽享齐人之福。”丁凡继续点评。

    以上纯属胡咧咧,这些事情,当然不能从脚上看出来,而是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再哔哔这些,我……”

    蔡菜气得脸都涨红了,开始口吐芬芳的骂人,丁凡看得出来,这是她最不愿意触及的家事,甚至超过腚蛋老师的称号。

    做人当知适可而止,何况伤口上已经撒盐了,丁凡不再调侃,殷勤道:“蔡经理,我扶你上楼去,涂点云南白药,很快就消肿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管!”

    “别固执了,让白总看见了,一定以为我们打过架,她眼里可容不得沙子。”丁凡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小叮叮,扶本宫上楼。”蔡菜撑着身子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扎!”

    丁凡殷勤地从蔡菜左侧腋下架着她,缓步上了楼梯,蔡菜一边往后看一边埋怨:“你的屁股垫了钢板吗?”

    “咱们彼此彼此,都是钢板腚蛋,上次在更衣室打了你屁股一下,我的手也疼了一个下午。”丁凡故意苦着脸。

    “我疼的是脚,而你是手,这说明,你的手比脚还臭。”蔡菜坏笑。

    什么逻辑?丁凡对此嗤之以鼻孔,但蔡菜好像捡到了个大便宜,一路上笑个不停,小叮叮小叮叮叫了好几遍。

    其实,连蔡菜自己都没发现,自从遇到了丁凡,每天都在生气,但笑声也多了。

    把蔡菜扶着进入闺房,让她斜躺在床上,丁凡找来了云南白药喷剂,给她均匀地喷在脚面上,突然用双手握住了她的脚。

    想干什么?

    蔡菜惊恐地瞪大了眼睛,不由向后退了退,丁凡不耐烦道:“别乱动,我帮你处理下,很快就能消肿,不耽误明天开车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样也能开车!”

    蔡菜嚷嚷着,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。丁凡的双手无比温暖柔软,而这股暖意快速从脚掌四周,朝着红肿出汇集,周身更是有种说不出的舒适感,只能靠意志力艰苦忍耐着,才没有发出怪声。

    这个混小子,手上好像有中特殊的魔力,如此享受,蔡菜一动都不想动,只能安慰自己,那就堕落一次吧!

    “本人也是治疗跌打损伤的小能手,好多了吧?”丁凡笑问。

    “嗯,好多了,有两下子啊,跟谁学的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在山上十年,只是站在高处看风景?那里的各种学业,比学校可累多了。”丁凡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算是毕业了吗?”蔡菜好奇打听。

    “学无止境,漫漫长路,刚走了一小段。”丁凡笑道。

    并非丁凡低调谦虚,根据道玄门秘笈之一的《神相经》记载,相师分为初中高三个阶段,又细分为九级,丁凡十年修行,也不过是初阶末期,三级相师而已。

    歌诀云:初级相师观纹理,长短曲直总关情。二级相师看命宫,色泽起伏随运生。三级相师查气运,祖本宅处断吉凶。

    简单解释,一般相师只会通过观察纹理变化,或长或短、弯曲打结、交错断裂等等,来推断一些事情,差之毫厘谬以千里,会有误差。

    再强点,成为二级相师,眼力大大增加,能看清面部各宫起伏和色泽,准确度也大大提高。

    对于绝大多数相师而言,三级相师可望而不可即,因为有一个硬性条件,必须具备灵眼,才能看到一个人头顶的祖运、本运和宅运,以及更多气色中隐藏的秘密。

    灵眼可以通过后天修行获得,但丁凡是个幸运儿,他的灵眼是天生的,所以才会被师父参玄道长看中,带到浮云山细心栽培。

    丁凡一边按摩,一边释放真气,蔡菜惊讶地一直张着小嘴,肉眼可见,脚面消肿,虽然没有彻底康复,但不会妨碍走路和开车。

    “对了,刚忘了问,你洗脚了吗?”丁凡皱着鼻子道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前,我连澡都洗了。”蔡菜恼羞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逗你玩,不臭,没有猪蹄味。”丁凡坏笑。

    “快放开吧!”

    丁凡松开,走出房间去洗手,蔡菜斜躺着不动,心中突然开始羡慕白亦菲,不知道她在梦中接受治疗,会不会更加享受?

    丁凡没再进来,蔡菜竟然有种怅然若失之感,直到听见隔壁的房门响了,这才猛然惊坐起来,差点忘了自己的任务。

    蔡菜急忙追着丁凡,一起来到白亦菲的房间,在不远处叉腰站立,再次充当人工监视器。

    丁凡就像是没看见她,伸出手指,再次在白亦菲脚心处,无接触的画着圈,神情一丝不苟,持续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跟蔡菜全程无交流,之后丁凡离开,也有些累了,想早点睡觉。

    回房正准备休息,海光辉的电话打了进来,上来就问:“兄弟,睡了吗?”

    “唉!睡了也被你吵醒了。”丁凡没好气,哪有半夜打电话的,太差劲了。

    嘿嘿,海光辉不好意思笑了,“事情紧急,只能冒昧打扰兄弟,对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找到了?”丁凡问道,知道不会因为别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