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看小说网 > 玄幻魔法小说 > 全职相师 > 第019章 长跑冠军
    四人骨骼均匀,肌肉块突出,都是职业打手,经过千锤百炼,对疼痛有着超乎常人的忍耐力。

    刚刚被打破头的那位,干脆摘掉墨镜,再次冲过来,其余三人也一拥而上,四条钢管一起袭向丁凡的面门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丁凡没有丝毫慌乱,抬起右脚,准确踢在左边男人的手腕上,剧痛之下,钢管瞬间脱手,因为惯性,直接冲向了高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丁凡左脚却袭向此人的后背,将他踢到了跟前,同时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随着几声响,三条钢管收不住,狠狠砸在此人的头顶之上,不由发出一连串痛苦的惨叫。

    打了自己人,领头男人更加怒不可遏,也是豁出去了,从腰间拔出一柄六寸长的匕首,将被打得晕头转向的男人拉开,疯狂朝着丁凡的胸膛刺了过来,异常狠厉无情。

    眼前寒光一闪,领头男人不由动作一滞,却发现是刚才飞到空中的钢管,恰好此时落下来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丁凡趁机飞起一脚,踢中领头男人的膝盖,无比剧痛,他控制不住身形,居然单膝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跟着,手腕又被丁凡踢中,匕首飞出去,插入另一名男子的大腿上,没入大半截。

    场上突然安静下来,打手们一时呆若木鸡,周身却无法控制的颤抖,此刻,在他们眼中,背着手的丁凡,简直就是战神下凡。

    “快说,谁派你们来的?”

    丁凡冰冷的声音,好像从地狱的最深处传来,打手们大汗淋漓,却感觉置身冰寒九天,莫名的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领头男人跪在那里起不来,却咬牙不说话,只觉得一阵劲风袭面,正是丁凡的保安套装黑皮鞋逼近,距离鼻尖不足半公分。

    “再不说,毁容!”丁凡一字一句。

    冷汗瞬间出现在脑门上,领头男人终于崩溃了,带着哭腔道:“富少爷,是富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认识什么少爷。”丁凡冷笑。

    “富东阳!”

    “这个垃圾,就派了你们几个废物,回去告诉他,找时间来给老子叩头赔罪。”丁凡冷笑连连。

    “我,一定转达!”领头男人连忙答应,没有点头,怕碰到面前的皮鞋底。

    “掏钱,对讲机坏了,回去要扣工资的。”丁凡伸出一只手。

    啊?领头男子一愣,连忙吼道:“快点拿钱。”

    腿上还插着匕首的那名男子,忙不迭的从兜里掏出一沓钱,丁凡数也没数,劈手夺过来,直接从领头男人的头顶跳过去,跑了!

    等几人反应过来,丁凡已经跑没影了,只能狼狈地处理下伤口,相互搀扶着离开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蔡菜的办公室,秒表正好停止,二十分钟。

    “蔡经理,很准时吧!”丁凡笑道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打一个来回,五千米长跑冠军,非丁凡莫属。

    蔡菜严重怀疑,当年丁凡在操场上跑半圈就晕倒,纯粹是装出来的,为的就是做了坏事,逃避处罚。

    这小子,一肚子坏水!

    “对讲机呢?”

    蔡菜缓过神来,这才发现丁凡两手空空。

    “事情是这样的,管保你出乎意料。”丁凡开始胡编故事,“我在路上遇到一对情侣,就是走几步就嘴一个的那种,特别腻歪。他们拦住我,认为能拥有一部对讲机,无话费的密聊,简直酷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蔡菜听不下去,撒谎也动点脑子,这么幼稚的故事,以为老娘是三岁孩子啊,冷笑道:“你等着,我马上就揭穿你这个小骗子的谎言。”

    说完,蔡菜拿起电话打给向阳修理部,结果出乎意料,丁凡是真的去过,拿走对讲机,并且登记了员工卡,相貌卡号都能对得上!

    “老实交代,对讲机到底哪儿去了?”蔡菜更加恼羞,拍桌子道。

    “给那对情侣了啊。”丁凡摊手。

    “白送?”

    “我没那么傻,收了一千块钱。”丁凡赔着笑。

    “哼,每部对讲机的价格是九百八,亏的部分你必须补上。”蔡菜心头一动,说话声音都有些颤,终于又扳回一局。

    “这不讲理啊,那两部对讲机都是旧货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原价赔偿,否则,不但要在你的工资中扣除差额部分,还要扣你奖金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蔡菜的心里别提多敞亮了,再让你跟老娘耍心眼,用脚指头想个招,都能玩死你。

    丁凡一幅非常肉疼的样子,唉声叹气,嘟囔着好人难当。

    “要不,你出去借点?下班前交上就行。”蔡菜抑制不住笑意,像是给了丁凡一个恩典。

    “唉,认栽吧!”

    丁凡从鼓囊囊的裤兜里,慢腾腾地掏出一大把钞票,沾着口水数了两千块钱,拍在桌子上,说道:“感谢蔡经理的照顾,不用找零,留着买口香糖吧!”

    很明显,丁凡剩下的钱更多,蔡菜惊愕问:“你随身带这么多钱?”

    蔡菜明明记得,这小子的裤兜一直瘪瘪的,只怪刚才注意力都在对讲机上,没有发现这一点异常。

    “那个,一千是买对讲机的,剩下的嘛,那对情侣为了进一步加深友谊,馈赠我个人的。”丁凡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损公肥私,应该严重处罚。”蔡菜感觉被耍了,气恼道。

    “喂,你好歹也是个部门领导,能不能别出尔反尔。我补上差价,已经亏了,你不能抢掠我的私人财产。”丁凡抗议。

    “那是公司的物品,被你换了钱。”

    “两部旧对讲机而已!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公共财物!”

    “真惹不起,你是祖宗,我输了。要不,咱们对半分赃了吧!”丁凡退一步可怜兮兮商量。

    分赃!

    当然不行,我蔡菜赚钱干干净净!此刻,蔡菜的脑子混乱成浆糊,一时间也想不起来该怎么对付丁凡,厌烦地摆手道:“滚出去吧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丁凡爽快答应,笑嘻嘻的走了。

    蔡菜抽了快一支雪茄,也没算清楚这笔账,明明是丁凡的错,但他既没受罚还赚了好几大千,总感觉像是被丁凡耍了。

    有一点毋庸置疑,这小子满嘴谎言,一个字都不能信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墨玉虹走了进来,脸色似乎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难道说,丁凡去告状了?

    蔡菜刚想解释几句,就听墨玉虹说道:“蔡菜,白总安排我去要一笔账,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啊!”

    蔡菜眼中闪现兴奋的光芒,恨不得立刻出去找人打一架,心里憋着一股火,始终发不出去。

    “对方是个无赖,身边常年有保镖跟着,多带两个人吧!”墨玉虹提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