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看小说网 > 玄幻魔法小说 > 全职相师 > 第017章 被蚊子咬了
    好恶心啊!

    蔡菜的身上立刻起了一层厚厚的鸡皮疙瘩,胃里一阵翻江倒海,差点就吐了!

    可随后,蔡菜的嘴角就挂上得意的笑,同时握紧拳头。太好了,机不可失啊,只要丁凡敢把鼻子凑过去,那就不用客气,一拳将这个变态打成扁平鼻。

    蔡菜的美好幻想,终究落空!

    丁凡注视了半分钟后,闭上眼睛,缓缓伸出右手食指,并未接触白亦菲足底的皮肤,就这样,左三圈,右三圈的比划起来。

    左脚换到右脚,还是同样的动作,与此同时,口中还念念有词,不知道在嘀咕什么。

    除了胳膊和手指,丁凡一动不动,仿佛进入了一种超然忘我的状态。

    这个臭小子,神神叨叨,到底在鼓捣什么把戏?蔡菜抑制不住强烈的好奇心,弯腰探身将脑袋凑了过去,仔细侧耳聆听。

    正所谓,好奇害死猫,接下来发生的一幕,让蔡菜始料未及,后悔终生!

    丁凡正在释放真气,配合咒语,干扰白亦菲的梦境,突然感觉到暖暖的呼吸打在脸上,心中不由好笑,蔡菜这货的脑子明显缺根筋,离这么近,还以为不会被发现吗?

    有心戏弄蔡菜,丁凡故意进一步压低声音,神情依然专注而庄重。蔡菜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名字,心中生疑,又靠近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天尊下凡,庇佑众生,妖魔鬼怪,速速远离。吾奉太上老君之名,涤净四方,荡平妖孽,六神归位,可保平安。”

    蔡菜终于听清了,却搞不懂其中的含义,只是觉得这一套一套的词,还挺押韵的,挺像那么回事儿。

    突然,蔡菜感觉耳朵一疼,余光发现,竟然是丁凡猝不及防地咬住了她左边的耳垂!

    而此刻,丁凡并没有睁开眼睛,更像是无意识做出的。

    啊!……

    疼得在心底叫了声,但蔡菜的职业素养和操守还是让她忍住没发出真正的声音。此刻,她根本不敢乱动,万一耳朵被撕掉一块,岂不是等于被毁容了?当然,她也更担心打扰白亦菲的治疗。

    疼痛不断增强,就在蔡菜龇牙咧嘴几乎忍不住的时候,丁凡这才松开嘴,依然面色平静,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。

    蔡菜急忙一步跳开,捂着耳朵,嘴里吸着凉气,另一只拳头握得咯嘣响,真恨不得上前将丁凡打成一团浆糊。

    这是白亦菲的房间,没有充分理由,决不能对丁凡动手!

    又忍了十分钟,丁凡终于睁开眼睛,起身轻轻拍手道:“今晚到此结束,效果嘛,应该不错!”

    “出去!”蔡菜咬牙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丁凡立刻出门,撒丫子朝着楼下跑去,蔡菜这才反应过来,迈开大长腿在后面狂追,眼看这小子就要进屋,猛然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哐当!

    丁凡进入,立刻关门,蔡菜急忙向后躲避,还好没撞到脸,膝盖却被碰到了,疼得蹲在地上好半天没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开门,老娘豁出去了,非把你给拆了。”

    蔡菜使劲砸门,进入疯狂模式,丁凡笑得捂着肚子,肠子都快抽筋了。

    “蔡经理,我怎么惹你了?”丁凡隔着门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咬我耳朵!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狐仙附体,是它咬的吧!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快回去睡觉吧,不然的话,明天我就告诉菲菲姐,你干扰我治疗,还想勾引我。”丁凡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

    “耳朵都被咬了,还说没有,谁信啊!”

    蔡菜刚举起砸门的拳头,无奈地放下了,心情别提多沮丧了。丁凡说的没错,只有近距离的亲密接触,才可能被咬到耳垂。

    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可是,已经十年了!

    苍天大地感慨一番,蔡菜还是生生咽下这口气,去了浴室,给耳垂上涂上碘伏消毒,又想起白亦菲的房门还没关,慌忙上楼。

    处理完一切,蔡菜这才回到房间里,却将门留着一条缝,密切防备丁凡再偷偷溜上去,图谋不轨。

    清晨,丁凡起来上厕所,从门缝里看见,蔡菜正躺成大字型,嘴角挂着晶亮的口水,睡得忘乎所以,又差点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还是白亦菲将两人喊醒,一起在餐厅里吃了简单的早饭,牛奶、面包和火腿切片。

    白亦菲的精神状态非常好,俏脸红润,而蔡菜却是蔫头耷脑,眼神躲闪,但还是被发现了端倪。

    “蔡菜,你耳朵怎么了?”白亦菲问道。

    “被臭虫给咬了。”

    蔡菜狠狠吃了口面包,却不敢跟丁凡的眼神对视,心中忐忑不安,唯恐这小子说破昨晚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别墅里有臭虫吗?”白亦菲下意识低头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不不,是臭蚊子!”蔡菜不忍心白亦菲无故担心室内卫生,又改了口。

    “蔡经理,不行就去打一针破伤风,顺便验验血,蚊子携带多种病毒,不能大意了。”丁凡很关切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还得打狂犬病呢!”蔡菜狠狠嚼着火腿。

    白亦菲皱了皱眉,显然对蚊子咬耳朵的事情不感兴趣,叮嘱道:“丁凡,我先去处理些事情,你跟蔡菜一起去上班,对了,抽空去一趟人力资源部,办理下正式入职的手续。”

    “姐放心,我一定在这个岗位上好好干,为集团发光发热,添砖加瓦。”丁凡道。

    白亦菲欣慰笑了,又转头道:“蔡菜,你是老员工了,平时多带带丁凡,让他早点进步。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好的。”蔡菜不情愿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白亦菲前脚刚出门,丁凡就跟了出去,站在院子里,比比划划的乱打拳,蔡菜使劲砸了两下餐桌,恼恨再次错失良机。

    门口有监控,如果她出去追打丁凡,肯定会被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小混蛋,简直太狡猾了,唉,来日方长吧!

    收拾完,蔡菜沉着脸开上商务车,丁凡当然坐在后排,同时将手机打开,启动录像模式,还比划了个剪刀手。

    蔡菜知道丁凡的鬼点子,如果在车上动手,又会被手机录下来,只能忍着火气开车上路,一路无话,来到扶摇大厦的地下停车场。

    看到丁凡和蔡菜一起走出电梯,顾强脸上写满了问号,直到被蔡菜狠狠瞪了一眼,这才讪笑着去了一边。

    上午巡楼的时候,顾强终于没忍住,打听道:“丁凡,你怎么跟蔡经理一起来的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奇怪的,昨晚我们还在一起住呢!”丁凡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!

    蔡经理对于男性,从来都是极度敌视的态度,只有踢屁股骂人的时候,才会表现出狂热和兴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