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看小说网 > 玄幻魔法小说 > 全职相师 > 第015章 夜惊魂
    果然,蔡菜感到一个硬物抵在小腹上,刚想骂臭流氓,低头一看,白净的脑门上立刻冒汗了。

    是一把锋利的水果刀!

    熟悉的卡通造型,正是厨房里用来切水果的,非常锋利,只要丁凡稍微用力,马上就可以叫救护车了。

    “你,拿刀干什么?”蔡菜颤声问。

    “怕你霸王硬上弓,嘿嘿,让我猜对了,你果然这么做了。”丁凡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菲菲的别墅,不能胡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啊,打坏了东西你赔啊。还有,我才不在乎因为斗殴被撵出去,倒是你,如果也被撵出去,那可就彻底失业了,岂不是可惜?”丁凡一幅悲悯的口吻。

    当然不能离开别墅,否则谁来保护菲菲的安全,这个臭小子,太容易坏事了。

    “快下去,要不我亲你了!”丁凡坏笑威胁。

    蔡菜这才想起还压在丁凡身上,连忙跳下去,搓了搓泛红的脸,心里面将丁凡的祖宗八代都给问候了好几遍。

    丁凡整理衣服重新坐好,开启数落模式,“蔡经理,瞧瞧你还有女孩子的样子嘛,一点都不温柔,吃你点东西,也斤斤计较。我这都是为了你好,晚上要少吃,才能保持好体型,一顿三块牛排,败家又撑胃,小心将来嫁不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蔡菜几乎将满口牙都咬碎了,捂着耳朵离开,满腔的恼恨,都发泄在牛排上,连撕带咬,大口使劲嚼,好像吃的就是丁凡的肉。

    饭后,蔡菜抽了几口雪茄,终于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今晚,还要保护白亦菲不受这小子的侵犯,从目前情况看,这小子满肚子坏心眼,任务非常艰巨。

    决不能让他得逞,哪怕一晚上不睡觉!

    “丁凡,带你去房间吧!”蔡菜来找丁凡,强挤出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丁凡关闭电视起身,从容地跟着来到二楼,蔡菜打开了最里面的房间,收拾得很干净,一张大床,实木衣柜,还有一台可以上网的电脑。

    “蔡经理,你在哪个房间?”丁凡打听道。

    蔡菜指指紧邻的房间,她本想把丁凡安排在一楼客房,又担心这小子晚上偷偷溜上楼,还是安置在身边才放心。

    丁凡当然清楚她的用意,也不在乎,又问:“有没有换洗衣服,忙了一天,身上都臭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蔡菜回答得很干脆,事实也如此,单身女孩子的住处,怎么可能有男人的物品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去洗澡了。”丁凡道。

    “你等会儿,我先去!”

    别墅里有两个浴室,分别在二楼和三楼,白亦菲当然要单独用一个,蔡菜只能跟丁凡公用,心里那叫一个难受。

    丁凡进屋关上了门,打开电脑,下载了一款大型网络游戏,也不怎么会玩,权当做消磨时间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丁凡也没想明白,怎么就得罪了麻三这个流氓头子,还直接派人打电话威胁。

    今天是差点揍了富东阳,将这个垃圾给得罪了,但在丁凡看来,富东阳多半会选择直接报复,纠结几个小流氓找茬之类的,根本不用去求所谓道上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丁凡也不觉得还做过什么,帮着白亦菲处理合同纠纷,也跟麻三没有半毛钱的关系。

    让老子滚回浮云山,麻三又算个屁,丁凡才不信邪,威胁无效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外面传来了敲门声,丁凡过去开了门,是蔡菜从浴室里出来了,还换了一套宽大的碎花棉睡衣,样式挺老土的。

    “你去洗吧!别弄得到处是水,洗完后拖一下。”蔡菜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臭毛病可真多。”

    丁凡嘟囔一句,擦身而过,刚走进浴室,想要脱衣服,突然传来蔡菜的声音,“丁凡,快开门。”

    这女人没治了,丁凡打开门,坏笑道:“蔡经理,想要跟我再洗一次?”

    “想得美!”

    蔡菜狠狠瞪了丁凡一眼,直接奔向角落里扔着换洗衣服的塑料筐,有她换下来的内衣,怎么好意思直接捡出来,干脆将塑料筐搬了出去。

    丁凡忍俊不禁,怎么可以把本人想得那么不堪和龌龊,有意逗她,从后面喊道:“蔡经理,你后面的衣服上有个破洞。”

    蔡菜大吃一惊,下意识的用手去捂屁股,随后听到丁凡发出一阵大笑,这才意识到上当了。

    浴室门关了,任凭蔡菜怎么砸都不开。

    脱掉所有的衣服,丁凡的躯体在灯光下散发着润泽的毫光,匀称健美如同淬炼过一般。通体上下如同新生儿光洁无暇,普通拳脚伤不到他半根毫毛。

    将浴缸里放满水,丁凡迈入进去,长呼一口气,不明白人在最舒服的时候总喜欢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此刻,蔡菜却在浴室外咬牙切齿眼睛瞪得溜圆,她听到了水流淌一地的声音!

    过了好久,丁凡差点就在浴缸里睡着了,这才想起,这里不是休闲酒店,还要给白亦菲解决深度梦魇。

    穿上衣服,丁凡取出一粒透明的小药丸,吞服进去。

    这是道玄门独有的强体丹,干扰白亦菲的梦境,少不了释放真气,对丁凡而言,也是一种体能的消耗。

    用还带着温度的吹风机吹干头发,丁凡翻出一次性牙具,牙刷太袖珍,而自带的牙膏太多,刷完还觉得口腔有残留,又使用蔡菜备的冲牙器,仔细清洁口腔,对着镜子呲牙一笑,清爽干净!

    脚心有点痒,刚洗完澡怎么能用手去挠呢?干脆又用冲牙器滋了几下,好用!

    这要是让蔡菜看到,一定会再次当场气疯。

    离开浴室,丁凡再次回到房间里,继续玩无聊的游戏!

    十点,白亦菲在手机上发来短信,准备要睡觉了,给了丁凡一个明确的信号。

    不着急,被螣蛇影响的梦境,一定发生是半夜时分,丁凡随手回了两个字,好的。

    十一点,丁凡躺在床上,闭目养神,调节体内的气息。

    隔壁的蔡菜,听不到丁凡的任何动静,反而担心起来,将耳朵贴在墙壁上,结果,还是什么声音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个臭小子,不会溜了吧!

    防火防盗防丁凡!

    蔡菜小心出了门,又把耳朵贴在门上听,还是没声音,不由推了下门。

    门没锁,就这么推开了!

    没有灯光,但还是能大致看清屋内的情况,蔡菜惊讶地发现,床上空空荡荡,丁凡,居然不见了。

    暗道一声不好,蔡菜忙不迭地跑上楼,轻轻推开白亦菲的房门,也没有丁凡的身影。

    到底跑哪里去了,蔡菜头大如同菜花,疯了一样在别墅里四处找。终于,在三楼的阳台上,发现坐在竹椅上翘着二郎腿的丁凡,正在眺望远处黑漆漆的海面。

    “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蔡菜擦着汗恼火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