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看小说网 > 玄幻魔法小说 > 全职相师 > 第001章 桃花劫
    “上班才三天,一天旷工,两天迟到,平时不是泡妞,就是睡觉,还能更过分吗?!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通知你姐一声,把你给领回去?”

    总裁办公室,白亦菲正高分贝训斥一个名叫丁凡的打字员,这么差劲的员工,要不是好闺蜜的亲弟弟,早就让他滚蛋了!

    丁凡也是一肚子委屈,明明说的是实习生,只有可怜巴巴的两千月薪,就想按正式工的标准要求,还讲不讲理啊?

    “菲菲姐,我一打字就发困,能不能换个工作,哪怕保安也行!”丁凡皱着脸商议,将一名志向远大的七尺男儿,困在小小的键盘和方寸屏幕前,简直是灭绝人性。

    “打字就是让你多识字,现在还有小学文化吗?”白亦菲一幅用心良苦的怜悯姿态。

    “为了识字?”丁凡大感意外,不满道:“太瞧不起人了吧,本人学富五车,连生僻字都认识!”

    “吹牛!那我来考你,三个牛念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奔!”

    “四个火?”

    “义!”

    “五个一呢?”

    “姐,你这是脑筋急转弯啊,五个一,当然是正。”

    白亦菲终于被逗笑了,饱满莹润的樱唇上弯,露出洁白如玉的贝齿,明亮的美眸中,闪动着迷倒众生的光彩,琼鼻檀口,肤色如玉,京阳市第一美女的称号,果然实至名归。

    丁凡一阵心神荡漾,鼻腔发热,正费力移开目光,却突然发现,白亦菲俏脸上气色异常,心头猛然一惊,这是,灾祸即将临头的标志!!!

    丁凡是一名真正的相师,十二岁那年,因一场怪病被参玄道长带走。潜心在浮云山学艺十年,精通看相、风水、占卜,兼修如意拳和医术,对玄门法术也有涉猎,是道玄门少有的全才型弟子。

    在去年举办的宗门试炼中,丁凡的各科成绩全优,一时被传为内定的掌门接班人。

    怀着一壶浊酒走江湖的壮志,丁凡下山历练!

    万没想到的是,山脚下就被老姐丁婉截住,丁凡一身本事,只换来不懂行老姐的各种可怜加嘲讽,非威逼着来这里上班。

    “贼溜溜的,看什么看?!”

    发现丁凡的目光侵犯,白亦菲收敛笑容,美眸中现出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寒。

    丁凡却不理会,正色道:“姐,有道是,双颊生彩,桃运临门,印堂浮煞,命悬一线,综合判断,在你身上,即将发生一场致命的桃花劫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,看相?!还桃花劫?!”

    “对,因爱而生的灾祸。你的情况格外严重,快出去躲一躲吧!”

    打字员让总裁离开办公室!

    白亦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刚对丁凡生出的一丝好感一扫而空,不由猛拍了下办公桌,生气道:“还学会瞎忽悠了,不务正业,对得起你姐的一片苦心吗?”

    “相术风水就是我的正业,从未出错!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白亦菲恨铁不成钢,咬牙道,“咱们就在这里等着验证,准了,我给你换个岗位。不准,老老实实去当打字员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得有命给我换岗位才算。”

    白亦菲气到眩晕,也许该开除这个走后门进来的小子了!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名葫芦体型的丰满中年女人,扭着细软的腰肢走了进来,正是总裁助理墨玉虹。

    两道细直眉,一双丹凤眼,烈焰红唇格外醒目,高挺的鼻梁,微凸的颧骨,无一处不显示,这是个野心勃勃的女人。

    墨玉虹扫了眼杵着不动的丁凡,俯身在白亦菲耳边提醒道:“菲菲,富东阳来了。”

    工作期间用这种亲昵称呼,足见两人关系不一般,白亦菲秀眉蹙起,不满道:“虹姐,怎么又让他进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和九鼎之间有很多业务往来,菲菲,能忍就忍。”墨玉虹大有深意。

    白亦菲俏脸生寒,非常不悦,富东阳是九鼎集团的少当家,也是她的疯狂追求者之一,为得到艳冠群芳的美女总裁,其死缠烂打的程度,堪称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围追堵截求爱,屡遭失败,富东阳干脆公开宣称,他已经把白亦菲给睡了,还洋洋得意的描述少儿不宜的**画面。白亦菲差点气疯,对此坚决否认,当众把富东阳臭骂了一顿,搞得他灰头土脸,沦为富家公子哥当中的笑柄。

    闹到这种程度,居然还敢登门,富东阳的脸皮,简直厚出天际了!

    随着脚步声,一名西装革履的微胖年轻人,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,手里环抱着一大束精致包装的蓝色妖姬,几乎挡住了整张脸,不用数也知道,九十九朵。

    “富少爷!”墨玉虹微笑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富东阳没搭理她,看似深情地凝视着白亦菲,表白道:“菲菲,我爱你,爱到无法自拔,跟我在一起吧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还不打算交男朋友,请回吧!”白亦菲语气冰冷,没有半分温度。

    “我为你做了多少,你应该清楚!为了你,这张脸都丢光了,还有谁比我更爱你?”富东阳笑意尽收,捧着花又向前走了两步。

    富东阳面相不善,笑里藏刀,丁凡可以确定,他就是这场桃花劫的来源。

    “富少爷,您误会了……”

    墨玉虹正赔笑解释,没想到丁凡突然开口,“喂,富胖子,我姐分明不喜欢你,已经给你脸了,还不赶紧滚!”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小兔崽子,是不是活腻了?”富东阳登时恼了,眼中露出凶光。

    “丁凡,不要胡闹。”白亦菲连忙呵斥,放眼整个京阳市,敢称呼富东阳是富胖子的,丁凡是头一个。

    “一张纵欲过度的脸,还是先数数自己能活多久吧!少他妈在这里装痴情种,最瞧不起你这种垃圾。”丁凡极度鄙夷。

    富东阳彻底被激怒,没有半分犹豫,挥拳朝着丁凡的面门猛捣过来。

    丁凡不屑冷笑,也不躲闪,反应速度奇快,抬手牢牢擒住富东阳的手腕,手掌微微发力,他立刻发出接连不断的惨叫,额头渗出大颗的汗珠。

    “丁凡,快放开!”白亦菲是真急了,她可以拒绝富东阳,但绝不能在这里打伤他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丁凡松开手的同时,向前一推,富东阳踉跄向后退了几步,身体撞在书柜上,传来哗啦啦的响声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记住你了,等死吧!”

    富东阳的脸孔狰狞到扭曲,猛然将怀里的那束蓝色妖姬,抛给了白亦菲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花束被丁凡探身中途接住,但花瓣上的水珠,还是洒在白亦菲的脸上,让她觉得无比恶心,忙不迭地抽出纸巾擦拭。

    “我去安抚一下富东阳。”墨玉虹沉着脸,立刻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丁凡!”

    白亦菲一声狮子吼震穿耳膜,真后悔把这小子留下来,丁凡看似仗义的举动,其实是添乱。富东阳是什么人?锱铢必较,睚眦必报,万一丁凡因此有什么不测,如何跟好闺蜜交代?

    “在呢!”丁凡应了一声,此刻他正聚精会神研究那束花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说的桃花劫?”白亦菲气鼓鼓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,劫,代表劫难,这只是小打小闹。”丁凡转头再看白亦菲,一时愣在当场,白亦菲眉间的气息,已经变成了浓郁的墨色。

    “姐,灾星到了。”丁凡皱眉。

    “你才是灾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白亦菲突然感到一阵剧烈眩晕,无力摔倒在身后的转椅上,同时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短短几秒钟,白亦菲的俏脸已经苍白如纸,小嘴圆张,呼吸困难,像是快要渴死的小鱼,一只纤细的小手,还在无力撕扯着胸前的西装外套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用不了十分钟,白亦菲就会被活活憋死,从此香消玉殒!

    事不宜迟!

    丁凡扔了花束,上前将白亦菲打横抱起,平放在办公桌上,同时运转体内真气,打开灵眼,注视眉间的墨色气团,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。

    隐隐现出一只红色蜘蛛!

    白亦菲对红蜘蛛严重过敏,出现了可怕的过敏性休克!

    红蜘蛛的来源?

    没错!正是那束蓝色妖姬,就藏在花朵中,随着富东阳抛掷的动作,飞落在白亦菲的皮肤上!

    富东阳用心何其歹毒,求爱只是幌子,实则精心策划,想要害死白亦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