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此时的山上,情况确实如小七说的那般严峻。

    那药丸里面,不仅有药媚的成分,更有软筋散的成分。

    行宫的外围有禁卫军守着,把守着各个入口处,反叛的逆贼想要进来,只怕要费些功夫。

    文官们在自己的房中,此时出来的大多是武官,齐王也在。

    他们面色潮红,脚步虚浮,不用看也知道是那药媚的缘故。

    他们这幅样子,莫说是上阵杀敌了,走路都有些打摆子。

    齐王看着崔彧气势一如以往,姿态俊整,稳站如山,心里不由得佩服几分。

    那样大的药力都能恢复的这样快,这崔彧还真是让人不容小窥。

    只不过没多久,崔彧身形一晃,扶着一旁的把手,跌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此时其他人也都差不多,纷纷跌坐在地上,有的靠着柱子,不过也撑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齐王眉梢微动,知道大家这是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药效少说也得两到三个时辰,到时候,行宫外面的那些守卫,早已经被解决。

    他无需动手,自有“叛贼”把崔彧和小皇帝处置了。

    届时,他只需要清缴“叛贼”,救这些百官世家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皇室还有谁比他更有资格坐上皇位?

    齐王此时也装作脚步踉跄的摔倒在地,与众人一样,做虚弱状。

    崔彧扶着扶手,扫了一样那边的齐王,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还留了后手,药媚只是幌子。

    崔彧坐下调息,如果时间允许,最多一个时辰,他便能恢复。

    然而,怕是没有这个时间给他调息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山下,段成风段成虎兄弟二人按照小七的吩咐去了。

    算着时间,京城稍远,京畿大营却离这边不远。

    只不过京畿大营的首领是看虎符调兵,小七记得以前陪崔彧处理公务的时候,听他提起过,京畿大营的将领,曾是跟着他一起征战西北的。

    只希望段成虎这一去能顺利调到兵马。

    而此时就剩下小七长喜郑珣,还有留下的几个护卫了。

    小七没打算回山上,王爷说了他能应付,她回去万一添乱呢。

    安排好了一切,小七就打算回去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时,身边的郑珣拽了她一把,力道极大。

    小七一个站不稳,便被他扑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小七蒙圈了。

    只见此时的郑珣双目猩红的在她上方,脸上有不正常的红晕,小七瞬间明白了。

    晚上他也在大殿内,怕是也中招了。

    小七心想,她这是走了什么桃花运,一晚上被两个男人压。

    而且一个还算不上男人。

    郑珣此时像是十分的痛苦,声音嘶哑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七爸爸,我”

    “我懂我懂,别急”小七都有经验了。

    刚手把手帮崔彧解决了,郑珣自然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只是被他这么压着,总归不得劲,小七推了推他,没能推开。

    “你先起来。”

    长喜怔愣过后,赶忙上前拉人。

    这要是让王爷知道了,非得醋死不可。

    可是郑珣的劲儿格外的大,十二岁的大男孩,一时半会,没能推动他。

    长喜喊着侍卫过去帮忙,好不容易把郑珣拉开,小七准备如法炮制念清心诀的时候,郑珣突然开始抽搐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脸色发青,发红,跟崔彧的情况还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小七摸他的额头,滚烫。

    这样子显然是中毒了!

    可是这里离京城最快也需要三个时辰才能到,郑珣这情况是急症,哪里能撑得住。

    小七看了看山上,行宫里有太医!

    “上山!”

    事关皇帝的安危,侍卫们不敢不听,一个侍卫背着郑珣,沿着下山的路又折返了回去。

    郑珣余光中看到了跟在身后的小七,唇角微弯。

    齐王那点要迷香,还不能将他如何。

    崔彧极难对付,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反应过来,还将自己和小七送下了山,可见他已有准备。

    加上小七已经让段成虎去调了京畿大营的人手,齐王最后只能惨败。

    这是个极好的机会,错过了不知道下一个机会在哪里。

    若他就这样离开,岂不是浪费。

    他要回去,非但要回去,还要助齐王一臂之力,借此机会,永绝后患。

    他眸光沉遂,落在小七身上一瞬,之后闭眼做出痛苦的样子。

    音华,既已拜了天地,便是我的妻。

    无论你是何模样。

    无论你是何身份。

    崔彧是如何抢走的,我便如何抢回来。

    此处是陡峭的崖壁,这边没有叛军围攻,因为根本上不去。

    皇帝所住的行宫,建造的时候,都有专门的密道,便是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行宫已经被攻破,大殿外叛军已经将禁卫军围困,眼看着支撑不住了,羽箭像满天的大雨一样,殿外禁卫军顷刻间便成了刺猬。

    有羽箭刺破窗户,伤到了殿内的人,下一刻,叛军便带着人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一看便不是寻常的叛军,他们训练有素,身手极好。

    一看便是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从今年三月份,崔彧往返于苗疆之间,后来因为小七的事情耽搁到七月,没想到竟然给了齐王可趁之机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进来后,看到上首坐着的崔彧,径直的提着刀朝着他而来。

    刀架在崔彧脖子上的时候,那人并没有急着要他的命。

    “小皇帝呢,你把他藏哪儿了?”

    到处都找不到郑珣,若是给郑珣逃了,天子在,他们岂不是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崔彧极轻的嗤笑了一声,纵然是受制于人,那浑身的气势,以及那眼底的阴翳之色,也让领头的那人心底一寒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殿外的副手让人抬着一个人进来,跟在身边的,还有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崔彧望了过去,瞬间瞳孔紧缩。

    “属下在太医住处找到了皇帝。”

    明明早已经送下山的两个人,此时出现在这里,崔彧整个人气场瞬间变了。

    若是刚才还有时间陪他们慢慢玩,等着齐王露出尾巴,此刻他一会也耽误不得了。

    小姑娘在他们手中,他冒不得一丝风险。

    崔彧给外倒在他身边的一个副将使了个眼色,那人瞬间便明白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发力,崔彧站起的同时,那副将一跃而起。

    崔彧瞬间夺了刀,反手便取了那人性命,刀刃直逼小七身后那人。

    刀锋一挥间,几个人应声倒下,小七落入崔彧怀中。

    而方才跃起的副将,在任何人没有防备的时候,直逼齐王。

    原本跟所有人一样,“软绵无力”提不起刀的齐王,瞬间闪躲开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为时已晚,殿中已有数人跃起,前后扑向他,将他擒拿。

    齐王被擒住的时候,还不明白他们是什么时候恢复的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明明要三四个时辰才能恢复!”

    崔彧望着他,眉宇间若有冰霜。

    “许是本王得老天厚爱,有福星在身侧呢。”

    他只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那瓶解毒丸起到了作用,他趁着齐王不注意时,给了几个信得过的武将。

    同是上阵杀敌,并肩作战过的,都有默契,他们不动声色,只等着王爷的指令。

    ps:求月票宝贝们。

    还有更新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