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看小说网 > 历史军事小说 > 宋胆 > 第45章 招魂(一)
    古代没有出现“吨”计量单位前,船只的运载能力是以“料”为单位来计算大小的。

    而“料”的意思,最初并不是船只承载单位,而是造船所用木料的数量。

    一料标准用船木料,是指长度为一丈,直径约一尺的原木。

    由于这样的一根木料在水中的浮力,基本可以承载三个成年人的重量,也就在三百多斤左右。

    因此,随着习俗惯性的延续演化,古代船匠便渐渐的把船木料在水中浮力的承载量,用来计算船只大小。

    回头再看谢明所说的千料战舰,按最低标准的一料300斤来算,一千料大船便是30万斤,就是后世的1500吨。

    这么说吧,大宋的一般战船载重量只有400吨左右,赵维改的那条复兴号更是只有200吨。

    只有唯一的那艘皇家龙舟算得上是庞然大物,但也只有1300吨的载重,比人家还小了一圈儿。

    粗略估算,1500吨的大舰可轻松承载千人渡海。而且甲板足够宽阔,甚至能放下回回炮。

    陆秀夫等人听得是面若死灰,没想到,元人竟如些决绝,这是誓要置大宋于死地了?

    他们哪知道,这都是赵维惹的祸。

    崖山时,张弘范被他最看不起、最没有战斗力的大宋龙舟给撞沉了。

    而大宋龙舟却安然远遁,就只是船头缺了一角,修一修还能用。

    这让张弘范和忽必烈深深地意识到,大有大的好处啊!

    于是,君臣二人不约而同的对“大”开始痴迷。

    “这当如何是好?”有朝臣已经开始惊慌。

    这又是追击不放,又是猛袭倭国,又是建造巨船的。一连串的打击,仿佛把他们拉回到一年多之前,那些惶惶不可终日的日子里。

    此时,陈宜中跳了出来,老脸煞白:“要不咱们继续跑吧?”

    听得赵维恨不得把这老倌儿踹海里去。

    还没打过来呢就想着跑?能不能有点出息?

    可惜赵维不知道,朝臣之中,有此一念的绝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至少在陈宜中说出这么丢脸的话之后,鲜少有人驳斥。

    连陆秀夫和张世杰都沉默不语,显然在思考有没有跑的必要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当下之安宁来之不易,且大宋刚有复兴之象,此时蒙元若来,无疑是灾难。

    陆秀夫沉吟良久,最终还是没有草率表态。

    “此事还需百官朝议而定,诸位稍安勿燥。”

    陈宜中一听,连连上言,“君实还是要早有决断,毕竟是一年还是三年,谁也说不准。到时再避,却是为时已晚。”

    接着又道:“依宜中之见,不管去留与否,皆可先派人南下,觅得良处,已备万全!”

    大伙儿听闻连连点头,陈与权说的有道理,先铺路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连“崖山英雄”赵晔都谏言道:“此地本就两面靠海,无险可依。小王以为,再寻良地不失上策。”

    赵维:“”

    他妈的!怎么没有元朝消息的时候,一个个励精图治,豪气干云的。

    那干劲儿,那心气儿,都没谁了。恨不得有一口粮食都要存下来,有一块儿线布都得送到赵维这换金银。

    可特么一听元朝要杀过来,就萎了?简直就是换了一群人。

    “操!!”赵维眼珠子一瞪,这都特么是什么东西!?

    “不是”忍不了了,“都,都等会儿。他娘的这就开始琢磨跑不跑的事儿了呗?”

    众人一怔,茫然看着宁王,“宁王是何用意?”

    好吧,他们都不知道赵维为啥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他妈的叫是何用意!?”

    赵维真火了,也不管什么相公不相公的,“他妈了个巴子的,尔等也算个人了?”

    陈宜中一听,厉声呵斥:“你,你粗鄙!怎可骂人?”

    “骂人?”赵维瞪眼,“老子特特还想抽你呢!”

    扫视众人,“咱就不说有没有胆量和元军正面一战了,特么你们倒是装装样子摆个守势对吧?”

    “再不济,守都没胆守,也行!那咱商量商量,是不是给东瀛矮子送点助力过去。帮他们守一守,别被元军突破的那么快,拖延一些时间,对不对!?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影还没看见呢,先张罗起跑路来了!?”

    一通大骂,说的相公们阵阵羞臊。

    其实,都是当官儿的人精,再怎么着也得给自己留个余地,当众如些,确实不妥。

    但是,也确实是被元军打的彻底没了脾气。

    大宋与蒙元打了半个世纪,放眼世界,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在蒙古铁骑之下坚持这么久。

    按说,本不应畏之如虎。

    但是,自八年前襄阳城破之后,元人势如破竹,连下诸地。南宋是丢了荆湖丢江南,丢了江南丢两广,最后的四川和崖山也没了。

    几无胜绩,早就被打的没了心气儿。

    加上流亡小朝廷更是被撵的抱头鼠窜,即使远走美洲,可是元军不可战胜的思维已经深入骨髓,又是哪那么容易转变的呢?

    “殿下!”此时,陆秀夫再一次扛起了这口锅,“殿下骂的是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,残宋至此,乃天下宋人最后之希望,不可再有一丝差池。我等臣子以求万全,也是无奈之举。殿下要怪,也只能怪老夫无能!”

    “你!!”

    赵维怒其不争,却又不忍心骂出来。

    陆君实不容易,在此残局之下,他是少数有担当的人。

    而这份担当,不单单是要扛起复宋的使命,同时还要把百官已经被打废的那份怯懦都揽在自己身上,维持众人脆弱的信念。

    赵维知他是好心,可是,这么下去哪行啊!

    看着惶恐的相公们,他突然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。

    崖山突围也好,远航美洲也罢,只不过是在为大宋续命。或者说,是给流亡小朝廷的这些军民续命。

    而大宋的魂儿,他没救回来。

    人都是好人,可也只是丢了魂的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不把魂儿招回来,永远也别谈什么复兴汉土。

    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,后面更精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