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看小说网 > 玄幻魔法小说 > 梦醒初时 > 394、魔气降临,雷穆现身
    一团黑色魔气骤然从他的口中奔涌而出,向上飞射而去,渐渐从众人的视野中消失。

    而此时,罗森的身体也是随着那黑色魔气的离去而停止了颤动,面色惨白,已是完全看不出任何血色。

    半空之中已是陷入了静止之中。

    william刚刚化为浴火凤凰,已是燃烧尽了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而他刚刚所做的一切也必然会永远烙印在在场所有人的脑海之中。

    金丝框架的眼镜在半空之中化为了一道金光。

    那是一颗金色的元石。

    而那元石也是缓缓落在了慕云飞的手中。

    入手温润,元石之上闪烁着光泽。

    慕云飞将其紧握在手中,眼神之中满是悲愤。

    这位曾经带给所有人无穷无尽的信心的老大,这一次,真的离他们而去了。

    他用自己的生命为他们争取来了短暂的安全。

    也尽到了作为元素星辰武者一派的领导者所应该做到的一切。

    望着半空之中,罗森也已是没有了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唯一能够做到的就仅仅是摇摇欲坠一般的悬浮在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凭借着慕云飞的感知能力,自然是能看清罗森此时的状态。

    能够看到,此时的他双眼瞳孔已是接近涣散,面色惨白得宛若死人一般。

    而仔细感受之后,便会发现,那原本就不是极为浓郁的血脉之力,此时正从罗森的体内不断向外溢出。

    而罗森的身体也是随着那血脉之力的溢出而变得干瘪下去,就好像是被抽干了体内的精气一般。

    下一秒,那悬浮在半空之中的罗森的身体也是终于难以继续维持凌空,身体一斜,向下迅速坠落下去。

    在场不乏有众多法器武者一派的存在,但是此时却是没有一人敢于上前接住罗森的身体。

    金天扬与楚盛熙纷纷看向那身为罗森的哥哥古乘风的方向,想要看看这位会不会出手。

    但却是惊讶地发现,那古乘风非但没有任何出手的一丝,就连本应该因为亲兄弟陨落而产生的悲伤之意也是丝毫未曾体现。

    在他的嘴角处竟是还缓缓显露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声闷响传来,仿佛大地都颤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众人均是知道,那法器武者一派的领导者的生命已然终结了。

    至此,仅仅一次碰撞,双方几乎是站在顶尖层次的两位强者也是纷纷殒命。

    一时间,双方的武者士兵们均是群情激愤,每一个人的眼神之中似乎都染上了一层血红色。

    报仇!只有报仇才能够让牺牲之人的灵魂得到安息!

    但是,双方都在等待,等待着己方领导者下发命令。

    感受着周围不断传来的来自于武者士兵们的怒意,慕云飞也是攥紧了双拳。

    他突然觉得,自己体内的戾气似乎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去,看向不远处的父亲,递过去了一个询问的目光。

    而慕战却是神色凝重的看着他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隔空传音道,“现在还不是报仇的时候,我们还不知道那魔神族是否会被刚刚逃逸而出的魔气引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慕云飞只得点了点头,但是也就是在下一瞬,他的心中却是突然涌现出一股危机之感。

    他猛然抬起头看向父亲,却是看到他的父亲也是一样瞪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两人随即看向了空中。

    一道黑色光芒闪过,速度奇快,正是刚刚从罗森体内逃逸而出的魔气。

    而它此时移动的方向却正是他们血脉武者这边所在的方位。

    心生警兆,慕战也是瞬间腾空而起,凌天剑横扫,一道道宝石蓝色的剑光接连劈出,试图阻挡着那迅速袭来的魔气。

    但是,那魔气就好像是免疫了能量体一般,竟是丝毫不受那凌天斩的影响,每一道剑光闪过,都只是从它中间穿过,就连速度都没有使它减缓半分。

    “云飞,带着大家进入防御法阵之中,不要出来!”慕战喊道,随即凌天剑在胸前横扫,一道宝石蓝色的剑气所化的光盾便是出现在了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慕云飞当即转过身来,与梦魂小队众人一同带着众人退入防御法阵当中。

    虽是内心之中很想要帮到父亲一些什么,但是,若是连父亲都没有办法将那魔气拦下,那么自己前去也是没有任何机会的。

    此时,那敌方的武者也是顾不得再停驻官网,也是纷纷向后退去,虽是那魔气的目标并不是他们这边。

    但是就从那魔气能够令罗森强大痛苦到那种程度,就不是他们这些武者士兵能够接受的了的。

    半空之中,那道宝石蓝色的剑气所化的光盾已是渐渐扩大,逐渐呈现出一个向外包裹的态势,朝着那团魔气迅速靠近着。

    按照慕战的推测,那魔气应该是具有着一定的意识的,也就是说,想要将其控制住,所需要的就是出其不意。

    这就是为什么,他刚刚使用凌天斩先行骚扰,虽是结果并不太理想,但他相信,这一定会对那魔气造成或多或少的影响。

    但是,原本还有着几分信心将那魔气拦住的慕战却是未曾想到,那魔气竟是连他所营造的剑气光盾都可以轻易穿透。

    一种不祥的预感顿时涌上了他的心头,但此时已是别无其它办法。

    眼看着那魔气便是要与他的身体相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慕战并没有选择躲开。

    作为一名实力堪比顶级金色血脉巅峰层次的强者,若是想要躲开那魔气,他有着几百种方法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但是,一旦他躲开了,那么身后的武者们将会陷入无尽的危险之中。

    他断然可以直接离开,但是他却是永远不会这样选择。

    就像是william,他明明可以凭借着强大的实力逃离,但却还是最终选择了牺牲自己,来换取大家的安宁。

    “不!”看着慕战就是那样浑身闪着宝石蓝的光芒迎向了那团魔气,慕云飞的双眼瞪得老大,大喊道。

    这一刻,在场的所有人,都以为,慕战会在下一瞬间被那魔气吞噬。

    但是

    宝石蓝色逐渐隐没,慕战的身影依旧处在半空之中,但是那魔气却已是从他的身体之中穿体而过,就像是之前穿过那剑气光盾一般,没有任何停留。

    仿佛慕战的身体就如同空气一般。

    魔气依旧向着血脉武者这边袭来,而无论是慕战采用什么办法,那魔气就是不曾受到任何干扰。

    终于,那团魔气来到了慕云飞众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们并不知道面前的防御法阵能否帮他们挡住那恐怖的魔气,但是从刚刚慕战所做出的努力来看,防御法阵似乎并不可靠。

    慕云飞此时已是将抗拒光环尽可能地扩大到了极限,目的就是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住身后的武者。

    而北临风的光明圣盾也是架在了最前方,法器之灵光华出现,面色凝重,显然也是不知那魔气究竟是何属性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在这些武者身后,一个身影却是缓缓出现,一身紫色长袍,正是雷羿无疑。

    如果此时有人注意到他的话,一定会发现,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已是布满了暗紫色的咒印。

    其上还隐隐闪烁着幽幽的紫色光芒。

    而他的双眼也已是并非之前的模样,取而代之的是闪烁着浓郁紫色光芒的双瞳,极为摄人。

    他扭动着脖颈,发出“劈啪”的宛若雷电炸响一般的骨骼声,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突然,他双手抱头,原本冷笑着的面孔突然变得极为痛苦。

    他缓缓抬起头,双眼竟是变得澄澈了许多,脸上的咒印也是渐渐褪去,重新回到了脖颈处,虽是仍闪着微弱的紫光,但却已是不易察觉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雷羿喃喃地道,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,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而后他便是看到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只见一团魔气“滋”的一声钻入了防御法阵之中,而后便是撞击到了那光明圣盾之上。

    那光明圣盾的法器之灵几乎是与那魔气接触的一瞬间便是晕眩过去,连带着光明圣盾所绽放而出的神圣光芒也是随之泯灭。

    魔气穿透光明圣盾,迎上了慕云飞的抗拒光环。

    额头上已是渗出了细密的汗珠,慕云飞完全不敢确定自己的神级能力抗拒光环能否创造奇迹,抵挡住那魔气的冲击。

    而下一秒,事实向他证明了。

    就连抗拒光环都无法抵挡!

    或许当他真正能够发挥出神级能力的时候,抗拒光环真的能够抵挡住那魔气,但很显然,绝对不是现在。

    魔气奔涌,一瞬间的钻进了慕云飞的体内。

    这一次,那魔气没有直接穿体而过,而是停留了数秒。

    慕云飞只觉得自己体内原本用于封印那戾气的一道“桎梏”亦或是“锁链”被那魔气轰然冲碎。

    然后他便是听到了体内传来的一声炸响,随即便是晕倒在地。

    魔气穿体而过,然后便是没有选择再穿过其他人的身体,而是缓缓爬升,从众人的头顶迅速掠过。

    但是细心的人却是能够发现,那团魔气似乎与刚刚比起来,在体积上小上了几分。

    站在慕云飞身旁的许茗月连忙将慕云飞扶住,但是显然,慕云飞此时已是没有了丝毫反应,面色红润,甚至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身体周围也是缓缓升腾而起了一层血红气息,虽是气息并不强烈,但却是有着不断增长的趋势。

    那团魔气掠过众人的头顶,最后向着众人身后砸去。

    而当他们看向那魔气选择的方向时,却是正好看到了雷羿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不!不!不!”雷羿此时已是完全不知所措,他想要移动身子,但却是发现,他对于自己双腿的控制权似乎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好侄子,准备好和大伯一同统治整个元素星辰系吧!”

    魔气迅速砸入雷羿的身体中,不再向外逸散。

    而刚刚那句话,也是雷羿最后听到的话语,下一秒,他的意识完全丧失。

    那个远处于雷星球雷海封印之中的顶级强者,那位曾经依靠着越灵法阵突破半神血脉层次的强者接替了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咒印再次布满全身。

    雷羿,不,是雷穆,缓缓向前走上一步,浑身血脉之力迸射,将身前的诸多武者直接弹飞,半空之中,这些武者鲜血迸射。

    弱者当场去世,而少数强者也是纷纷重伤难愈。

    “准备接受审判吧!”他沉声说道,也许是因为许久未曾说话的缘故,他的声音异常沙哑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求推荐票,月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