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看小说网 > 玄幻魔法小说 > 我明明超凶的 > 第十四章 一张巨大的网
    太子突然的神秘暴毙无疑轰动了皇城乃至整个玉鼎王朝。

    要知道太子是什么人?!

    这可是堂堂一国之储君,身份地位都仅此于皇帝之下。

    偏偏如此重要的大人物却莫名其妙神秘暴毙了!

    “太子的死因查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皇宫的御书房内。

    一个充满威严贵气的中年男子面无表情地端坐在书桌前,目光漠然地注视着眼前气质儒雅温和的年轻男子,低沉的声音里都听不出半点感情波动。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经过我们再三仔细的查验,太子属于突发心疾而死。”

    儒雅男子正是夏明渊。

    当太子的死传到皇宫后,第一时间当朝皇帝便命令夏明渊严查太子的死因。

    “突发心疾?呵呵!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闻言都不由得冷笑出声。

    显然。

    皇帝根本都不相信太子真的是死于突发心疾。

    毕竟常年的朝夕相处。

    没有谁比他更清楚自己儿子的身体情况。

    前两天太子都还好好的跟随在自己身边处理政务,结果现在人说没就没了。

    这对皇帝而言实在是一个莫大的讽刺。

    “可惜这却是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。”

    夏明渊神色沉重地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别说是皇帝。

    就连夏明渊都不相信太子死于突发心疾。

    偏偏根据反复验尸的结果表明。

    太子确实是死于突发心疾。

    夏明渊并不陌生心疾这类病症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。

    太子本身也是一个修行者,按道理说,心疾这类凡夫俗子身上常见的病症根本不会出现在太子身上。

    因此。

    无论是皇帝又或者夏明渊心里都清楚。

    太子的死必然是有人暗中下的毒手。

    只是。

    究竟是谁有如此大的能耐可以悄无声息地干掉太子?

    太子常年都居住于东宫。

    而太子与东宫的保护力量都仅次于皇宫大内。

    说一句不客气的话。

    即便是妖族大圣亲自都未必可能毫无声息地干掉太子。

    “……太子薨前东宫之人曾否发现过可疑情况?”

    皇帝沉默片刻道。

    “根据审问结果,太子薨前东宫中人都并未发现任何可疑的情况,当夜,太子在东宫享用完晚膳后便直接返回了书房,并与东宫伴读黄成等人商讨了一下白日处理的相关政事,随后黄成等人离开后,太子则依旧留在书房没有离开,据暗中保护太子的明真道人所言,太子一直都在书房内研读往年陛下批阅的奏章,直至凌晨时分左右,太子才返回寝宫睡下,而当夜服侍太子的侧妃所言,太子临睡前同样没有出现任何异常……”

    夏明渊事无巨细地缓缓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确定东宫中人都没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皇帝语气森然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夏明渊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没有人可以欺瞒过镇妖司的审问。”

    太子出事后。

    奉命调查太子死因的夏明渊便直接派人封锁了东宫。

    随后将东宫上下全部都审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……继续查吧!太子的死一定要有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皇帝面无表情地挥了挥手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夏明渊低着头没有看皇帝一眼便行礼告退离开。

    当他走出御书房不久。

    耳边便听到了有东西狠狠砸在地上的剧烈声响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。

    皇帝终于无法抑制住心中的怒火失态了。

    毕竟死去的人不单单是他的亲生儿子,同时也是他悉心培养的继承人。

    尽管他还有十六个儿子。

    这十六个儿子里都不乏有堪比太子的优秀治国才能。

    可是在品性与其他方面。

    这些儿子都无法与太子媲美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皇帝自知命不久矣,而且未来玉鼎王朝都还要面对妖魔这个大敌。

    倘若玉鼎王朝迟迟都无法推出一个合适的继承人。

    等到自己死后。

    玉鼎王朝都势必会陷入短暂的动荡,到时候无疑会给予了妖魔方面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皇帝能想到的。

    夏明渊同样能想到。

    又或者说。

    凡是有识之士都清楚太子之死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未来朝廷都需要进行重新一轮的洗牌了。

    回到镇妖司。

    向来儒雅温和的夏明渊都变得有些严肃与不近人情。

    在翻看过各司递来的各方面调查进展后。

    他都陷入了漫长的沉默。

    谁对太子下了毒手?!

    这是所有人都好奇疑惑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太子的死对谁最有利?

    答案显然是妖魔。

    “太子的死与妖魔有关吗?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崇文院内。

    当夏凡在整理最新入库书籍的时候。

    孟煜都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守藏史大人您觉得呢?”

    夏凡认真忙碌着手头的活计头也不抬地回了句。

    “除了妖魔,老夫想不到有谁会对太子下手……”

    孟煜没有在意夏凡表现出来的态度,脸色异常凝重道。

    “守藏史大人,你觉得单凭妖魔的话,真的有办法在皇城内瞒过所有人悄无声息地干掉太子吗?”

    夏凡依旧漫不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的意思是……皇城有人暗中勾结了妖魔?!”

    孟煜闻言双瞳猛地一缩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剧透,所以具体答案要你们自己亲自去寻找了。”

    夏凡语气平淡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夫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孟煜深深地看了夏凡一眼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很早之前。

    夏凡便已经和他说过。

    他只是来看戏的。

    他对玉鼎王朝甚至是这个世界都没有任何企图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。

    他更没有插手干涉的意思。

    因此。

    夏凡不肯说的话。

    无论他再如何追问都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离开崇文院。

    孟煜便径直前往了皇宫面见皇帝。

    以他的身份地位而言。

    一经通传。

    毫无意外便得到了皇帝的召见。

    孟煜和皇帝单独聊了很久。

    等到孟煜离开皇宫的时候天色都已经暗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还算聪明。”

    这个点。

    夏凡都早已经回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正在看书的他心有所感地笑了笑,紧接着便喃喃自语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大坏人,你在说什么啊?”

    怀里。

    小花猫慵懒地蜷缩了一下身子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夏凡随意道。

    “哼!不说就不说呗……对了大坏人,你知道玉鼎王朝太子的死吗?”

    小花猫轻哼一声,长大嘴巴打了个哈欠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夏凡心不在焉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太子是怎么死的吗?我现在都在听坊间传闻,太子绝对不是病死的,而是让自己的弟弟们给谋杀的……”

    小花猫突然变得兴致勃**来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夏凡不答反问。

    “本王觉得,太子的死确实有古怪,但不太可能是自己的弟弟们下的手。”

    小花猫想了想道。

    “关于太子为人我也打听了不少,听说太子生性谦和,和弟弟们的关系都非常好,可谓是兄友弟恭的典范,再者,太子身边都有高人保护,即便他的弟弟们想要对太子下手都是不太可能成功的事情,何况一旦让皇帝方面觉察端倪,到头来反而会搭上自己,因此太子的弟弟们没道理会干出这种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也不是所有皇子都想要继承皇位的……我记得玉鼎王朝有不少皇子都志在修行,平日里都深居简出不闻世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觉得太子的死应该与我族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也不对。”

    夏凡放下手中的书本,端过桌上依旧留有余温的茶水抿了一口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小花猫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太子的死不单单与你们妖族有关。”

    夏凡轻描淡写地说出了未曾告诉给孟煜的实情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小花猫顿时惊震道。

    “等着瞧吧,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的。”

    夏凡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放回茶杯后他又重新拿起了书籍翻阅起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太子的死非常复杂。

    即便是夏凡站在这个上帝视觉的人都无法一窥全貌。

    他只能说。

    谋划太子之死的人是真的牛逼。

    从对方谋划太子的那一刻开始便已经注定了结局。

    而夏明渊也不愧是夏明渊。

    手握玉鼎王朝势力最强大的机构镇妖司。

    天底下仿佛对他都没有秘密可言。

    在全力开动镇妖司这个庞然大物后。

    短短时间内。

    夏明渊便已经觉察到了不少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尤其是随着不断深入的调查。

    调查的结果都让夏明渊感到了心惊。

    因为——

    太子的死已经不单单牵扯到了妖族,更关键的是还牵扯到了皇室以及各大宗门。

    “窦兄,你知道吗?曾经我一直都有在未来战胜妖魔的信心,可现在我却突然没有曾经的自信与把握了……”

    有间客栈。

    面对眼前依旧洒脱随性的窦遥。

    夏明渊的气色却难得流露出了一丝疲惫。

    “因为太子的事情?”

    窦遥自然知道这段时间夏明渊都在忙碌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夏明渊轻叹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知道了太子的真正死因吗?”

    窦遥眉毛一扬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夏明渊脸色沉重道。

    “太子的死远比我们想象得都要复杂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不妨说来听听吧。”

    窦遥拿起盛满酒水的粗碗一饮而尽道。

    “有一双冥冥之中看不见的手将太子置于了死地,而所有人都是对方摆弄的棋子……”

    夏明渊语气低沉道。

    伴随着缓缓的述说。

    身为听众的窦遥脸色都渐渐变得呆滞了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。

    从太子正式成为储君的那一刻开始。

    针对太子的谋划便已经开始了。

    偏偏所有人都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了帮凶。

    身为一国之储君。

    太子自然是一直都处在重重严密的保护之下。

    基本上衣食住行方方面面都有人严格排查。

    但令人没想到的地方在于。

    太子正是死于这些种种的生活细节里。

    太子的修行功法有问题。

    太子服用的丹药有问题。

    太子吃喝的膳食有问题。

    甚至连太子花园里种植的花朵,书房的熏香等等都有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单单拿出其中一个,或许多个都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只是当这些全部都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便出现了问题。

    根本让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而幕后主使完全是在合适的时间做了合适的事情。

    比如太子决定修行的功法,比如敬献给太子的丹药,比如太子生活起居的种种。

    许多看似顺其自然的事情实际都是刻意之下的安排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里。

    幕后主使都没有出面。

    这就非常恐怖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觉得谁最可能是幕后谋划太子的人?”

    窦遥听完后和夏明渊都陷入了漫长的沉默。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窦遥终于忍不住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妖族。”

    夏明渊毫不犹豫道。

    “莫非这是某位妖族智者的手笔?”

    窦遥又问。

    “更确切的说,这不是某位妖族智者的手笔,而是一群妖族智者群策群力的手笔。”

    夏明渊心情沉重道。

    “而且……若是真的如此,这意味着妖族的谋划仅仅只是一个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怪不得你会说出自己突然没了自信与把握。”

    窦遥不由轻声感慨道。

    毕竟——

    这次妖魔的谋划实在是太过骇然了。

    你根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便沦为了对方谋划的棋子。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对妖魔下一步的谋划有什么猜测吗?”

    “有点眉头。”

    夏明渊面无表情地点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不出意外的话,妖魔下一步谋划的便是皇室了。”

    “妖魔的目的呢?”

    窦遥道。

    “妖魔是不会希望看到人类有一个稳定的大后方,而玉鼎王朝自然便成为了妖魔的眼中钉。”

    夏明渊斩钉截铁道。

    玉鼎王朝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。

    再加上玉鼎王朝与各大宗门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的共生关系。

    两者结合形成的强大战力纵然是妖魔都感到忌惮。

    如果未来的大战想要取胜的话。

    妖魔方面势必要在最大程度上削弱两者的力量。

    强者如林的各大宗门对付不易。

    但玉鼎王朝却要容易对付多了。

    一旦玉鼎王朝陷入动荡。

    无疑等于在未来的大战里拖了各大宗门的后腿,到时候妖魔对付起来都要轻松不少。

    “或许,这些年玉鼎王朝频繁发生的妖魔事件都很可能是妖魔谋划中的一环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。

    窦遥都不由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一段时间里,我准备亲自去拜会各大宗门的掌门长老共同商讨一番了。”

    夏明渊长叹一声道。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玉鼎王朝都不能乱!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共识!”